中國財富網

>洞察超級平臺:傳統企業的平臺焦慮

洞察超級平臺:傳統企業的平臺焦慮

中富網快訊:

   對比2007年和2017年全球市值最高企業的前十名,你會發現在2007年,除了微軟其余都是金融、石油等傳統企業,但到了2017年,十強企業中的七個席位都被蘋果、亞馬遜等平臺企業所占據。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什么傳統企業管理者會喊出“要么擁有平臺,要么被平臺擁有”的口號。

  后來者居上

  2003年,一篇題為《雙邊市場中的平臺競爭》發表,其作者是201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梯若爾和他的同事,這篇文章也被學界認為是對平臺經濟領域最早的研究之一。在梯若爾的模型中,傳統經濟是單邊市場,即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交易即告結束;但隨著互聯網的出現,平臺成為買賣雙方之外的第三方,它不僅是一個交易中介,還能依靠買賣雙方資源產生更大的收益。

  近年來,幾乎所有大企業都在提“平臺”,但給“平臺”下定義其實并不容易。過去10年,“平臺”在由傳統互聯網到移動互聯網的變化中,不斷聚合、分裂、再聚合,才有了“平臺經濟”如今的模樣。但歸納起來,“平臺”至少應具有下述三個特征:首先,多方參與,即擁有各類交易者、使用者;其次,交互協同,即無論產品、技術或是服務都需要有效互動;最后,系統化,即“平臺”參與各方形成一個有機整體,互相依賴,互相促進,也就是大家常說的生態系統。

  在智能手機領域,“平臺經濟”的效應在過去10年尤為顯著。

  2007年,世界手機制造前五位分別為諾基亞、三星、摩托羅拉、索尼愛立信和LG,這五家公司占據全球手機產業盈利份額的90%。也是在2007年,iPhone橫空出世,只用了不到8年時間,在2015年最高峰時,蘋果獨占全球手機產業92%的盈利份額。

  市場觀察人士認為,蘋果公司對諾基亞的勝利是一種降維打擊。當諾基亞等傳統手機制造企業還沉浸在豐富產品線,壓縮物流成本,關注盈利指標等內容時,蘋果公司則在努力為手機應用(APP)開發商和手機用戶搭建“平臺”。最終,在APP開發商和手機用戶的共同推動下,蘋果公司的價值不斷增加,而傳統手機廠商則逐漸被邊緣化了。

  分化是趨勢

  在李迅雷看來,分化即“強者恒強,弱者淘汰”,是國內經濟近幾年的一個顯著特征。

  2011年,國內十大地產商的銷售額大約占全市場的15%,如今已經占到30%;又如,90年代的時候,國內彩電品牌有50多個,如今只剩下10個;空調品牌從400多個萎縮到如今的50個左右。但在這一過程中,格力、美的、海爾三大家電巨頭的市場份額仍在不斷擴大。

  在分化的過程中,“平臺”的作用不容忽視。實際上,喊出“要么擁有平臺,要么被平臺擁有”的正是海爾集團的張瑞敏。

  在張瑞敏看來,“平臺”倒逼傳統制造企業進行從大規模制造到大規模定制的轉變。

  一般認為,傳統工業是規模經濟,科學管理帶來的是高效率、低成本。但在移動互聯網時代,需要產品的高精度,即產品需要對準用戶,傳統的規模經濟只能造成過剩。

  2016年,海爾集團斥資54億美元收購美國GE旗下家電部門,海爾做的最主要工作,就是將GE原有人員結構進行重組,“我們必須變成一個個的小微,變成一個個的面對市場的團隊,而不是變成一個整體。”張瑞敏表示,經過組織調整后,2018年美國整體的家電企業是負增長,但GE實現了兩位數增長。

  近十年的企業發展實踐表明,“平臺經濟”已經不僅僅是一種解釋市場參與主體的模型,并且在切實地改變著市場。特別是隨著經濟發展進入存量經濟時代,傳統巨頭都在擔心被“平臺”邊緣化,否則也就不會有董明珠與雷軍的“10億賭局”了。

  關鍵是競爭

  平臺企業經常講開放、多元,但“平臺經濟”當前的趨勢卻是分化,以及能力所及的壟斷。而壟斷,則是導致市場失靈的重要原因之一。

  比如,在剛剛過去的“618”促銷大戰中,網購新軍拼多多遭遇“二選一”圍剿,多家知名電器企業迫于其他電商壓力關停拼多多旗艦店。顯然,這樣的做法會讓市場上的商品供給更少、價格更貴,最終損害消費者的福利。

  不僅僅是消費者,傳統企業也擔心平臺現階段呈現出的“贏家通吃”趨勢。

  當前,阿里巴巴、騰訊等國內平臺企業,并不滿足于現有的市場份額、數據變現能力,而是通過風險投資等多種模式,投資新的企業、孵化新的模式。相較傳統企業依靠資本、規模和技術建立的企業“護城河”,平臺經濟打造的更像是一種“贏家通吃”的模式。

  簡單來說,平臺型企業正致力于將自己變為市場經濟活動的一種基礎設施,一旦占據市場支配地位就難以被其他公司以較低成本“替代”。

  平臺企業確實存在一家獨大的趨勢,但另一方面平臺型企業也始終受到新技術的競爭和新商業模式的競爭。實際上,傳統企業也存在產業鏈固化的問題,比如大家都熟悉的汽車產業鏈,整車企業、零配件企業在產業鏈上都有明確的分工,也存在明顯的進入門檻,為何沒人擔心汽車行業的壟斷問題呢?

  在吳敬璉看來,觀察平臺是否形成壟斷,不能簡單地依靠市場占有率來判斷,而是應該觀察平臺是否保證了市場的競爭性質。

  因為,市場經濟最為看重的資源配置和相應的激勵機制都依靠競爭才能實現。不難理解,只有通過競爭,才會有價格發現,才能反映資源稀缺程度,從而引導資源再配置;也只有競爭,才能使得企業努力提高核心競爭力。

  因此,對于傳統企業來說,與其質疑平臺經濟可能產生的壟斷,或者是陷入對平臺經濟的焦慮,都不如及時調整戰略方法,適應平臺競爭的新規則。

(文章來源:新金融觀察報)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九城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