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商界木蘭”被刑拘 諾亞財富踩34億大雷 還牽扯進了京東

“商界木蘭”被刑拘 諾亞財富踩34億大雷 還牽扯進了京東

中富網快訊:

  “商界木蘭”羅靜遭刑拘的事件還在持續發酵,牽連了第三方財富管理巨頭——美股上市公司諾亞控股有限公司(NYSE:NOAH,下稱“諾亞財富”),連京東也被牽扯了進來。

  北京時間7月8日晚間,美股開盤前,諾亞財富發布公告稱,旗下上海歌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歌斐資產”)管理的一只總額34億元的私募基金出了問題。這筆基金關聯的融資方為承興國際控股有限公司(02662.HK,下稱“承興國際”),其實控人因涉嫌金融詐騙被公安機關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值得一提的是,根據諾亞財富披露,該系列基金主要是承興國際與京東世紀貿易有限公司的應收賬款債權供應鏈融資。

  但京東方面對此予以了否認。“承興國際涉嫌偽造與京東的供應鏈融資業務合同,公司已報案。”7月9日,京東方面對《國際金融報》記者稱。

  諾亞財富迅速作出“反擊”,其對《國際金融報》記者回應:承興國際與京東存在大量交易,歌斐已就供應鏈融資對承興國際與京東提起司法訴訟。

  而7月9日晚間,京東方面向《國際金融報》記者發來最新聲明,該聲明稱,近期在警方調證過程中,警方出具了多份所謂承興與京東未結賬款的確認函,經核實均為偽造。

  諾亞踩雷34億

  歌斐資產再度踩雷。北京時間7月8日晚間,諾亞財富發布公告稱,公司旗下歌斐資產的信貸基金為承興國際控股(Camsing International Holding Limited)的相關第三方公司提供了總金額為34億元人民幣的供應鏈融資。歌斐資產作為基金的管理人,已經發起了各種法律訴訟。

  隨后,諾亞財富創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汪靜波發布內部信稱,目前與承興相關的基金,確實發生了風險,主要是向承興國際相關方就其與北京京東世紀貿易有限公司之間的應收賬款債權提供供應鏈融資,承興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因涉嫌欺詐日前被中國警方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汪靜波在信中表示,從發現風險到今天,公司做了以下幾件事:

  一是,增加了上市公司股票質押并查封了上市公司的股票;

  二是,查封了相關銀行賬戶;

  三是,發出催款函,要求付款方根據債轉協議履行還款義務;

  四是,啟動對該基金投資人的合規的信息披露公告;

  其五,就已經到期的基金,對相關方提起了刑事和司法訴訟;

  此外,向行業協會與監管單位進行備案。

  記者了解到,涉事基金為歌斐資產管理的“創世核心企業系列私募基金”。

  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2019年6月19日,承興國際股本股東發生變動,創世核心企業系列私募基金與汪靜波、歌斐資產等位列其中,持有權益為6.77億股。

  依據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私募基金公示信息,包含“創世核心企業”字樣的已備案私募基金共38只,基金管理人為歌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蕪湖歌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及上海歌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時間在2015年9月到2018年4月之間。

  其中,10只基金目前顯示為提前清算狀態,歌斐創世核心企業一號投資基金及創世核心企業四號私募基金顯示為延期清算,而其他含有“集”字系列的22只目前均顯示為正在運作狀態。

  6月19日承興國際股本股東變動,“諾亞系”入場,6月20日承興國際主席兼執行董事羅靜被刑事拘留,是巧合還是另有緣由?

  對此,歌斐資產回應稱,因“創世核心企業系列私募基金”為契約式基金,不具有獨立法律主體資格,故由基金管理人歌斐資產代為簽署,“上述行為不是股份轉讓行為而是股份質押行為,我們注意到個別第三方股票信息軟件錯誤將我司相關主體的質押人身份表述為股東身份,是不符合事實且沒有法律依據的”。

  羅靜欲“借新還舊”?

  針對羅靜被刑拘,有消息指出,承興國際董事長羅靜在諾亞財富實控人汪靜波辦公室被抓,此前承興國際在諾亞發了很多產品做供應鏈,因無法兌付,羅靜去找汪靜波,希望諾亞繼續發產品,但汪靜波報了警把她抓了。

  7月9日上午,記者向諾亞財富方面核實上述消息的準確性。諾亞財富方面對記者表示,“有些我們無法對外講,現在還在司法階段”。

  記者試圖了解是否是諾亞方面報警,諾亞財富方面仍表示,“目前無法透露”。

  不過,有諾亞財富的投資人向記者確認羅靜是在汪靜波辦公室被抓的。該投資人聲稱,通過諾亞財富的理財師確認了上述消息。

  上述投資人向記者展示的與理財師的微信截圖顯示,理財師表示“和京東金融沒啥關系,這個承興是供應鏈,涉及欺詐,老汪直接在辦公室報警把她抓了。現在在查封資產,等待經偵結果。”

  波及多家上市公司

  “商界木蘭”羅靜被刑拘波及多家上市公司。

  7月5日,港股上市公司承興國際控股公告,于2019年7月5日得悉本公司主席兼執行董事羅靜現被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刑事拘留。于公告發布日期,無法確定羅靜出于何種原因或事件而被刑事拘留。

  7月5日午間,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公告稱,公司于2019年7月5日收到《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拘留證》獲悉,公司實際控制人兼董事長羅靜、董事兼財務總監姜紹陽分別于2019年6月20日、2019年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刑事拘留,相關事項尚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

  受羅靜被刑拘消息影響,7月5日,博信股份跌停,承興國際控股跌8.93%;7月8日,博信股份上演“地天板”走勢,而承興國際控股則一度暴跌近90%,股價從4港元/股跌至0.9港元/股,淪為“仙股”。

  美東時間7月8日收盤,諾亞財富股價跌20.43%,較前一交易日收盤價市值損失超過5億美元。7月9日收盤,承興國際控股再跌26.67%,收于0.66港元/股,而博信股份則強勢拉漲停,收于14.86元每股。

  不過,博信股份28.39%的股本已被司法凍結,被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予以輪候凍結。博信股份公告稱,控股股東蘇州晟雋持有的公司股份全部65,300,094股(無限售流通股)被江蘇省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予以凍結,凍結期限為2019年7月1日至2022年6月30日止,占公司總股本的28.39%。上述股份還被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予以輪候凍結,凍結期限為兩年,自正式凍結之日(2019年7月3日)起算。

  博信股份表示,目前蘇州晟雋持有的公司股份全部被司法凍結及輪候凍結未導致公司控制權發生變化。公司與蘇州晟雋在資產、業務、財務等方面均保持獨立,上述情況不影響公司的生產經營,公司將密切關注控股股東所持公司股份的變動情況及其影響,并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據悉,羅靜直接持有博信股份125.05萬股,持股比例為0.54%,通過博信股份控股股東蘇州晟雋間接持有6530萬股,持股比例為28.39%。羅靜及其一致行動人共計持有博信股份6655.06萬股,占總股本的28.94%。

  涉事方“甩鍋”互嗆

  隨著羅靜被刑拘事件的發酵,諾亞財富、京東均被牽扯進來,雙方互相指責,互訴公堂。

  根據諾亞財富披露,涉事的系列基金主要是承興國際與京東世紀貿易有限公司的應收賬款債權供應鏈融資。

  對此,7月9日,京東方面對《國際金融報》記者回應稱,“這個事情和京東無關。是承興偽造和京東的業務合同對外詐騙,對于這種行為,我們非常震驚,并且已經配合受害公司進行了報案。”

  隨后,《國際金融報》記者第一時間獲得諾亞財富對此的官方回應。諾亞財富表示,承興國際相關方為京東供應商,雙方存在大量長期交易;歌斐已經就這個供應鏈融資對承興和京東提起司法訴訟;歌斐正在積極配合并尊重司法調查的結果。

  而后,京東方面再次回應稱,廣東承興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廣東承興)是京東的普通供應商,在京東有一定的業務。在京東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承興涉嫌偽造與京東等公司的合同進行詐騙。就此,京東也已經向當地公安機關報案。

  此外,京東指出,上海歌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在被詐騙的過程中至始至終沒有通過任何方式和京東進行合同真實性的驗證,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規和風險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就歌斐被詐騙一事,京東已積極配合警方進行調查。

  京東最后表示,希望歌斐正視其管理問題,在提高自身專業性上面做好功夫,而不要試圖通過混淆視聽一味推卸責任。歌斐無端對京東發起訴訟的行為已經對京東的聲譽產生了嚴重影響,京東嚴正譴責歌斐枉顧事實的作為,并保留對其采取法律手段的權利。

  對于京東方面新一輪的回應,諾亞財富方面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相信相關司法機關會依法查明真相”,并重申了此前的回應。

  記者通過投資人拿到的基金合同顯示,債務人指北京京東世紀貿易有限公司,底層資產為承興國際在JD的應收賬款。“JD知悉廣東承興控股將應收賬款轉讓至諾亞;JD將按合同付款至諾亞指定的回款專項賬戶;未經諾亞確認,承興不得將此筆應收賬款轉讓給其他機構或者個人,JD也不接受承興變更上述付款賬戶。”該合同顯示。

  值得一提的是,受此事件影響最深的承興國際控股(02662.HK)在7月9日公告稱,廣州承興并非本集團的成員公司,而本集團與京東之間并未訂立有關合同。

  諾亞風波不斷

  實際上,諾亞財富近年來數次被牽連進風險事件。2017年3月份,歌斐資產投資的應收賬款融資項目,輝山乳業曝出資不抵債,歌斐資產代銷的5.46億元輝山乳業信用債權,面臨無法兌付難題。

  2017年7月,歌斐創世鑫根并購基金踩雷“樂視”。資料顯示,諾亞財富旗下的歌斐創世鑫根并購基金曾參與設立樂視鑫根并購基金,認購優先級23億元,此后樂視網資金危機爆發。諾亞財富曾表示要求該基金管理人暫停新的投資,并推動將基金已投項目加快退出。

  2016年11月,諾亞財富承銷的酒店私募股權資金悅榕基金被曝“爛尾”。有投資人稱,在此前的宣傳中諾亞財富承諾“3.4倍回報、4年半收回本金、6年后上市”的收益目標。6年后該項目并未上市,6名投資人還上告證監會,稱諾亞財富存在夸大銷售問題。

  此外,諾亞財富子公司還牽扯進一樁詐騙案中。諾亞財富方面稱,“萬家共贏景泰基金”資管計劃系項目遭遇違法個人和機構惡意合同欺詐所引發的刑事案件。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做出終審判決:此案兩名被告因合同詐騙罪,分別被判處無期徒刑和十年有期徒刑。不過,這款資金被惡意挪用的產品,當初被介紹為“諾亞最安全ABS”。

  所投項目頻繁踩雷、風險事件頻發,諾亞財富及其子公司也屢遭監管通報。2018年7月31日,江蘇證監局對歌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出具警示函,指其在兩只以輝山乳業產品為基礎資產的基金中未履行誠實信用義務、未履行謹慎勤勉義務。

  除了上述江蘇證監局下發的警示函之外,2018年5月29日,香港證監會官網披露的消息顯示,諾亞控股(香港)有限公司(下稱“諾亞香港”)因在銷售及分銷投資產品方面的內部系統和監控缺失,遭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譴責并罰款500萬港元。香港證監會指出,諾亞香港在產品盡職審查、合適性評估、提供予客戶的資料,以及銷售方面的監督及監控措施等方面沒有遵守有關規定。

  2018年11月13日,中國證監會安徽證監局網站發布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稱,蕪湖歌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存在信息披露不規范,防范利益沖突機制不完善的情況。安徽證監局決定對蕪湖歌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采取監管談話的行政監管措施。

  如今,諾亞財富又涉34億“踩雷”。對于該事件后續如何發展,《國際金融報》記者將持續關注。

(文章來源:國際金融報)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九城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