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百億植發生意背后:醫師短缺、資本推動 行業需規范

百億植發生意背后:醫師短缺、資本推動 行業需規范

中富網快訊:

  在高強度的工作節奏下,不少年輕人飽受脫發困擾。艾瑞咨詢發布的《2018年中國植發行業研究報告》顯示,35歲以下脫發人群占比63.1%,植發開始成為80、90后的普遍需求。

  植發細致、耗時,定價也普遍偏高,在15000元至36000元不等。面對這個價位,很多年輕人望而生畏。

  潛在市場大、客單價高,植發行業引起資本關注。雍禾植發、碧蓮盛等連鎖專業植發機構獲得資本注入,并正在快速擴張。但是,行業背后營銷費用高企、專業人員短缺的隱憂也在浮現。

  撐起百億生意

  謝安琪是北京的一個小白領,她說,自己從小腦門就很大,顯得臉更大,從來不敢光腦門,總是用劉海遮掩,作為女孩子這樣很影響自信。

  去年十一長假,謝安琪終于決定去植發。在朋友的推薦下,她選擇了北京壹加壹醫療美容機構,醫生規劃設計了適合她的發際線,手術進行了4個小時,費用上萬,共植入2000個毛囊。

  植發手術的原理是從頭的后枕部取毛囊,然后移植到前額或者頭頂脫發的部位,一個毛囊里有1至4根頭發。技術路徑主要有兩種,即FUT和FUE.FUT技術采用切取頭皮皮瓣的方式提取毛囊,提取毛囊后,需在毛囊提取部位用針縫合傷口,術后會留下一條線型的疤痕。FUE技術是通過精微器械從脫發患者供體區提取毛囊,包括“取發”“打孔”“種植”三個步驟。

  北京壹加壹醫療美容機構的植發醫生郝文義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植入的毛囊量與所需植發的面積大小有關系,植發的面積大,所需的毛囊量也就要多。目前每個毛囊單位的單價大概在10-20元左右,根據手術種植的方式不同有幾個梯度。

  如今植發已近一年,謝安琪植入的毛囊大部分都長出了頭發,成活率較好,只是有點硬和卷曲。醫生囑咐她需要滿一年后再剃一下重新長,發質就會好很多。那些植入的毛囊,和正常的毛囊是一樣的,可以生長與保持很長一段時間。

  謝安琪對《華夏時報》記者說,手術結束走出醫美機構大門的時候,“覺得自己非常勇敢”。她已經度過了漫長的脫落期,對未來更好的自己滿懷期待和信心。

  在中國,像謝安琪這樣的女孩不在少數,植發早已不是中年男人的專屬,而是呈現出女性化、年輕化的趨勢。

  2016年,中國健康促進與教育協會發布的《中國脫發人群調查》顯示,中國脫發人群約為2.5億,以20到40歲之間為主,30歲左右發展最快,比上一代人脫發年齡提前了整整20年。

  提前脫發導致植發需求增長。《2018中國植發行業研究報告》顯示,2017年,植發用戶呈現爆炸式增長,已植發人群平均年齡34歲,其中女性占41%。

  據業內不完全統計,2018年,全國大約做了50萬臺植發手術,手術金額超過100億元。而如果考慮中國13億的人口規模,其中男性約有6億人,20歲到50歲之間的男性大概占一半,就是3億人,這3億人里面保守估計有5%的人適合植發,那就有1500萬人,這還沒有算女性的需求。按照客單均價2萬計算,行業潛在規模達到3000億。

  營銷費用高,專業人員少

  龐大的植發市場很快引起了資本關注。2017年9月,雍禾植發與中信產業基金達成戰略合作,獲后者注資3億元;2018年1月,碧蓮盛獲得華蓋資本5億元戰略投資。

  植發行業由此形成了三分天下的格局:頭部大型連鎖醫院有六家,雍禾植發、碧蓮盛、科發源、新生、瑞麗詩、中德植發,占據10%-20%的市場份額;地方性非連鎖專科植發醫院上千家,憑借龐大數量占據30%以上的市場份額;眾多醫美機構以及公立醫院,約占50%的市場份額。

  但是,想要在這個行業內掘金,并沒有那么容易。

  一是需要投入高昂的營銷費用。民營醫院獲客普遍依賴營銷。從新三板上掛牌的幾家醫美機構的財報來看,銷售費用都占到了總收入的30%到50%。比如藝星整形,2017年藝星醫美的銷售費用同比增加20%達到3.05億元,占到當年收入的30%,占毛利潤的55%,是凈利潤的2.7倍。

  雍禾植發在2018年的流水接近10億,按照CEO張玉曾透露的營銷費用占據25%到28%的比例來算,去年的營銷費用總額在2.5億到2.8億之間。

  但是,砸錢營銷后,卻很難收到良好的宣傳效果。《2018年中國植發行業研究報告》顯示,目前植發行業營銷手段單一,主要依賴競價廣告,回報率很低。某整形醫院負責人對媒體透露,百度之前的投資回報率能達到1:4、1:5,即投入一元錢能賺回4元、5元,但是現在只有1:1.3,性價比很低,從整個互聯網營銷看,它帶來的流量還算最高的。

  而這些高昂的營銷成本終將通過各種形式轉嫁到用戶身上,比如虛高的定價。

  二是專業醫生待遇低、數量少。郝文義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自己已經從事植發行業六七年了,但是高強度的工作與所獲得的薪酬完全不成正比。

  郝文義解釋說,由于植發是個細致活兒,需要極大的耐心,每臺手術平均要花費三四個小時,一天算下來只能做1-2臺手術。但是其他醫美項目比如磨骨、做雙眼皮、注射玻尿酸,手術也就花費1個小時,這些醫生的薪酬卻比植發醫生高出一倍。

  植發醫生的門檻也較高,比如必須是專業的外科執業醫師,需要熟知毛發知識,外科的基本操作也要達標。中德毛發移植整形醫院的創始人徐霞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說:“毛發移植醫生需要美容整形外科和顯微外科的經驗,目前為止,從事毛發移植的大概有幾千人,有能力做手術的1/10都不到。”

  由于植發手術強度高、時間長、報酬少、專業性強,很多手持執業醫師資格證的醫生不愿意做,導致無證上崗、非法行醫的行為頻頻出現。目前,在網站、貼吧與微博上充斥著植發培訓班廣告,其中大部分進行植發培訓的機構都缺乏資質。

  媒體曾曝光植發培訓行業“三天速成”“拿活人練手”的亂象,記者臥底北京源之美診所,練習兩小時就讓學員拿患者“實操植發”,就連授課醫生都屬于半路出家,沒有相應的執業資格。

  中國醫學科學院整形醫院毛發移植中心主任蔣文杰表示,植發手術涉及很多方面,比如麻藥的配比、手術室的消毒,取發的鉆頭是否合格等等,沒有醫師資質是不允許做的。如果麻藥和消毒不過關,有可能導致患者嘔吐、暈厥甚至死亡。

  “如果醫生操作不到位會使毛囊產生極大的浪費,導致毛囊永久損傷,對客戶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因為毛囊不可再生。”郝文義說。

  在專業人員短缺、非法行醫頻發的背景下,植發行業競爭卻在加速,公司數量不斷增加、頭部機構加緊擴張。雍禾植發目前有33家連鎖醫院,預計年底開到42家,碧蓮盛有30家左右,保持每年5到8家的增長速度,科發源目前亦有30家左右連鎖醫院。


(文章來源:華夏時報)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九城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