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孫宇晨現身舊金山公寓 團隊講述競拍巴菲特午餐全程

孫宇晨現身舊金山公寓 團隊講述競拍巴菲特午餐全程

中富網快訊:

  當被問到“生病了為什么沒有休息”,孫宇晨告訴《財經》:“我們市值都跌成這樣了,蒸發了7-8億美金,我再怎么樣還不得去工作?”

  在外界質疑聲中,孫宇晨“因病”取消巴菲特午餐一事,正在持續發酵。

  7月23日凌晨,拍下巴菲特午餐的波場TRON創始人孫宇晨在微博上發布消息稱,“本人因突發腎結石正于醫院治療,因故取消與巴菲特先生的午餐會面。”

  可就在7月19日,《財經》記者還在位于舊金山的孫宇晨辦公室見到他,當時他正與兩名員工開會。那時巴菲特的午餐尚未取消,孫宇晨還在籌劃邀請第四名午餐嘉賓,他看上去狀態不錯。

  據財新網7月22日、23日報道,多方信源顯示孫宇晨名字仍在被限制出境的邊控名單上,且國家互聯網金融風險整治辦公室,已經向公安部門發函,因其涉嫌非法集資、洗錢、涉賭、涉黃等多項事由,建議對其立案調查。這些報道公開后,很多業界人士相信,孫宇晨應當已被監管機構納入重點盯防對象。

  多名人士最近兩天相繼向孫宇晨求證他是否被邊控?孫宇晨說自己并不知道此事,然后又反問《財經》記者:“通知文件在哪里?”

  7月23日,他在美國社交媒體上放出在舊金山家中的視頻,試圖證明他近期人在美國。

  熟悉相關法規的人士解釋,邊控通常不會向當事人直接發文字憑證,僅在本人出入海關時才有機會驗證。知情人士稱,孫宇晨今年以來基本在中國大陸之外活動,近期是否有出入境記錄以及是否真被邊控,有待權威機構進一步信息確認。

  外界質疑孫宇晨取消巴菲特午餐是否真因為腎結石等原因,《財經》記者向他求證時,他未能出示醫院證明,只說現在舊金山家中靜養。有知情人士分析認為,取消午餐的原因之一或是孫宇晨近期太過高調,監管認為其試圖通過輿論擴大聲勢。

  當被問到“如果生病了,為什么沒有休息”時,孫宇晨說:“我們今天市值都跌成這樣了,蒸發了7-8個億美金,我再怎么樣還不得去工作。”

  2019年7月1日,“超級波場社區APP”疑似冒充波場官方,誘騙用戶充值,后無法提現。根據公開資料,波場辦公地點在海淀,《財經》記者致電海淀區經偵大隊,對于是否立案,其回應稱目前未受理相關案件。與此同時,記者聯系與波場相關的金融監管機構,有關人士對孫宇晨是否被“邊控”等問題,未予以明確回應。

  《財經》記者還收到一封巴菲特午餐注冊郵件的反饋,雖然在舊金山的巴菲特午餐取消了,但原計劃于7月25日午餐后下午5點半到晚上10點在舊金山的餐后聚會照舊。波場向媒體發布的信息顯示,午餐時間將另行安排。

  孫宇晨方面此前宣布,與巴菲特的午餐準備于7月25日在舊金山Quince米其林三星餐廳舉行。孫宇晨旗下的BitTorrent通過eBay,最終以456.7888萬美元競拍下巴菲特的慈善午宴,這筆錢將按巴菲特午餐的慣例,捐給格萊德基金會(Glide Foundation)。

  據悉,孫宇晨方面已經于6月5日付清上述款項。7月22日早晨,他公司旗下一名員工志愿者,還額外給格萊德基金會捐助了10萬美元。格萊德慈善基金會新聞發言人Petra Tuomi向《財經》記者確認上述捐贈信息屬實,并強調何時重啟午餐,孫宇晨團隊是主導方。

  7月23日,孫宇晨在美國社交媒體上放出他在舊金山家中的照片,背景是舊金山標志性的景點海灣大橋(Bay Bridge)。緊接著,孫宇晨附上了一段9分40秒的視頻,孫宇晨站在客廳的一角,透過玻璃窗可以看到舊金山海灣大橋風景。

  視頻中他狀態正常,他的商務拓展經理和國際公關總監也出現在視頻中。他回復網友:“不,這是在舊金山,我希望我是在邁阿密。”

  巴菲特午餐風云

  “Bay Bridge很漂亮,我和我們負責溝通的伙伴,也是我的保安。”孫宇晨在7月23日中午在社交媒體上稱。

  他提到的人是波場負責國際公關的Cliff Edward,也是幫助孫宇晨運作整個巴菲特午餐的人。Edward曾經在《彭博商業周刊》做過12年記者,也擔任過Netflix的公關,于2018年11月加入波場負責該公司的國際公關業務。孫宇晨曾經開玩笑稱:“因為他長得結實,總有人把他當做我們的保安。”

  Edward告訴《財經》記者,孫宇晨從2018年就想拍巴菲特的午餐了。孫宇晨初中開始炒股,并從那個時候了解巴菲特。但巴菲特在媒體上發表了諸多不看好加密貨幣的言論,他當時的想法是想和巴菲特交流一下,告訴巴菲特為什么比特幣好。

  巴菲特的午餐拍賣開始于今年5月底。今年是巴菲特午餐20周年,也是拍賣格外火爆的一年。該午餐拍賣籌集的錢將全部捐給格萊德基金會,該基金會位于美國舊金山,為無家可歸的流浪漢、貧民和藥物濫用者提供食物、醫療和其他服務。

  競拍在線上線下同時進行,孫宇晨團隊在線上匿名參加。起初,孫宇晨留給巴菲特午餐的預算是400萬美元。很快,價格超過了他們的上限。Edward請示孫宇晨是否不惜一切代價拍下午餐,當對這一點明確之后,他們進一步追加預算。

  在拍賣過程中,有兩個人一直在跟他競爭,在eBay官網經過18輪叫價后,孫宇晨以高于第二名100美元的優勢拿下巴菲特的午餐,成交價456.7888萬美元。比起去年的高峰330萬美元,今年成交價創下歷史新高。

  成交后,巴菲特團隊打電話來感謝孫宇晨團隊拍下慈善午餐,并征求他們的意見是否公開。孫宇晨團隊花了3天時間準備新聞稿與確認萬無一失后,在社交媒體上連發18條關于巴菲特午餐的信息。

  在此期間,孫宇晨隔三差五放出一些巴菲特午餐嘉賓,他與王思聰、搜狗CEO王小川互懟,還在Twitter賬戶上@美國總統特朗普,巴菲特的午餐很快成為社交媒體熱點話題。

  競拍巴菲特午餐的錢并不來自于孫宇晨個人。這筆錢來自于Rainberry.inc公司。

  2018年6月,孫宇晨1.4億收購了BitTorrent.inc,這家公司曾在2017年初低調改名為Rainberry Acquisition 。inc。孫宇晨告訴《財經》,真正收購的公司名是Rainberry這家公司,如果把BitTorrent協議看成一個整體,該協議由各種開發團隊維護,Rainberry就是BitTorrent協議的主要開發團隊之一,他還類比了比特幣與其主要開發團隊公司BlockStream的關系。

  BitTorrent.inc團隊沒有對改名做出任何解釋,《財經》記者查詢發現,Rainberry沒有公司網站,沒有Linkedin,也沒有在任何官方網站(旗下的BitTorrent.com或uTorrent.com)提及。州政府文件顯示,Rainberry公司在2018年4月23日公司控制人變更為孫宇晨。

  孫宇晨稱Rainberry是家盈利公司,每年廣告收入就有2500萬美元。之所以選擇Rainberry作為付款方,是因為Rainberry與格萊德基金會都為舊金山公司,且Rainberry的員工之前就已經開始為該慈善組織做志愿者。

  Edward透露,在拍賣前還需要出示銀行賬戶信息,證明資金實力。他為此找了律師,并打印了該公司的銀行資金證明。《財經》記者獨家了解到,原本于7月25日午飯的Quince餐廳,早已被孫宇晨團隊包場,且已經付給餐廳10萬美元。

  如果一切按孫宇晨的計劃進行,巴菲特的午餐可能會發酵成為一個火爆話題。

  在BitTorrent原本的媒體計劃中,在7月25日當天,巴菲特會與孫宇晨有一個餐前媒體發布會,以外媒為主;之后,CNBC會給雙方一個各30分鐘的采訪直播,直播完成后巴菲特搭乘當日航班離開舊金山。之所以今年比較隆重,另一個原因是今年是巴菲特慈善午宴20周年。與巴菲特午宴合作20年的格萊德慈善基金會發言人對于上述采訪計劃不予置評。

  孫宇晨爭議難消

  早在巴菲特午餐掀起討論之前,孫宇晨一直是一個話題人物,公眾及監管部門對他的質疑不斷:他在北京做的“陪我APP”涉嫌色情交易;波場項目發家初期涉嫌ICO非法募資。在2017年“九四禁令”后,孫宇晨起初堅決不退幣,直到9月20日才按照監管要求原路退幣。此外,他經營的波場公鏈,被認為以賭博類項目為主,且可以在中國境內打開。

  而引發監管熱議的,還是“波場超級節點APP”卷款逃跑事件。

  近日,《財經》收到一群疑似公安與鬧事人員聚集在北京波場辦公室門口的視頻。波場超級社區APP今年年初開始,用傳銷式的推廣方式吸引用戶注冊,通過完成拉人頭的操作獲取更多波場幣。6月30日,該社區稱暫停提現,疑似跑路。7月1日,一名署名為“夏冰”的中年婦女遺書與割腕照迅速流傳開來,資金盤崩盤恐慌言論出現。

  所謂的“波場超級社區APP”,英文全稱叫做“TRX·μTorrent Super Community”。這個社群聲稱是波場27個超級節點uTorrent的一個項目,過去,該項目曾在宣傳稿中稱:“μTorrent是全球排名第一的BT下載客戶端,2006年BitTorrent.inc完成對μtorrent的收購。”孫宇晨又繼續在2018年收購了BitTorrent 。inc。

  “波場超級社區APP”項目于2019年1月份出現,曾數次有用戶問孫宇晨這個項目與TRON之間的關系,孫宇晨未做任何回應。

  直到今年7月1日出事后,孫宇晨才在微博辟謠稱請大家“警惕資金傳銷盤”。

  在他后來的公開辟謠中,未在辟謠中直接提到“波場超級社區APP”,也未直接澄清與該項目沒有關系。當發現有人借官方名義傳銷騙錢,未能在第一時間辟謠,直到出事后才站出來,也激發網友熱議。

  “有人打著我的名義去做一個傳銷盤,我們根本就不知情。那些人受騙之后堵在我們公司門口,我們能做的除了幫他們報警,還能干啥?”當《財經》向孫宇晨求證北京波場辦公室堵門現場時,他這樣回應。

  針對“波場超級社區APP”的疑似傳銷項目,警方已經是否立案,《財經》記者聯系海淀警方,目前尚未聽到立案消息。按照以往經驗,如果立案,要不就是警方會公開發布,要不就是會給投資人回執之類,目前記者還正在進一步調查之中。

  孫宇晨在早年的采訪中稱,自己在大學時期就通過買特斯拉、唯品會的股票,以及購入大量比特幣賺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具體金額多少,他語焉不詳。后來,他作為美國區塊鏈公司Ripple的中國區代表回國,還在中國創建了銳波中國,原本想利用區塊鏈技術做一個積分兌換體系。

  早年公司內部員工透露,孫宇晨的大部分精力都在經營媒體與個人品牌上,公司開發與產品業務進展緩慢。之后,他收購了一家視頻直播公司“陪我”。新華社曾報道,“陪我APP”涉嫌色情交易,曾在去年網絡音頻整治中被下架。

  企查查信息記錄顯示,孫宇晨100%持股的廣州陪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已經被廣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番禺分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原因是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聯系,列入日期為6月27日,核準日期7月18日。

  有媒體消息稱,“陪我”早期用戶數并不多,直到后期涉黃后流量猛增,波場起家的百萬用戶最早來源于“陪我APP”。7月19日,記者在一款已經裝載的手機中,依然可以打開“陪我APP”的直播。

  銳波中國沒有做出成績之后,孫宇晨一度遣散了公司人員,還因為遣散費與員工鬧出風波,他按照一定的價格從投資他的風險投資公司手中收回了全部股份,他并未向《財經》透露回購價格。他的合作伙伴稱,公司解散后,他把全部之前的合伙人都屏蔽了。

  過去關于孫宇晨爭議也來自于他的公鏈項目——波場TRON。這個公鏈于2017年8月15日首發在眾安,原本波場最早的發行份額是公開發售占40%,私募15%,波場基金會35%,孫宇晨旗下“陪我”公司10%,開售價格0.0015美元。但誰想九四一紙禁令讓孫宇晨不得不按照發行價回購。

  他曾一度因為不肯退幣與波場前任COO劉明發生爭執。原因是在七部委明令禁止ICO之后,孫宇晨當天在韓國直播不退幣。而劉明稱幣都在孫宇晨掌握中,如果他不退幣,劉明則有坐牢的可能。劉明稱:“一些他自己都不信,誰都知道是假的話,他說起來面不改色。”

  盡管過程波折,孫宇晨最終在監管壓力下于9月20日退幣。但這場退幣風波最終讓孫宇晨因禍得福,蹭上了不管什么幣都暴漲的黃金時期,回購之后,絕大部分波場幣都控制在團隊手中,到2018年1月,幣價已經暴漲130倍。也有不少人把它歸功于“波場幣”相對集中,“拉盤”能力了得。盡管孫宇晨否認拉盤。

  由于波場項目并沒有實質性進展,且白皮書都與以太坊相似,波場依然被人稱之為“空氣幣”。

  去年6月,孫宇晨1.4億美元收購BitTorrent。于區塊鏈內部人士看來,這幫助了波場從一個“空氣幣”開始真正變得有業務。一名熟悉孫宇晨運作手法的人告訴《財經》:“這與他當初收購‘陪我APP’的路數如初一轍,招不到開發人員就收購,但最后做出來了嗎?”

  熟悉他的業界人士稱,孫宇晨善于利用營銷的紅利期與管理漏洞,在面對監管上也是如此。在他與監管機構的溝通中,孫宇晨稱,他一直收到口頭監管意見,但沒有收到明確批文。

  當問到孫宇晨如何把Twitter粉絲數快速漲到140萬人,他開始興致勃勃地講起了他的“營銷學”。他認為,漲粉關鍵是看時間點與平臺紅利期。他在2017年開Twitter,那是Twitter上的人關注區塊鏈的黃金時期。他稱自己每年投放100多萬美元的廣告在Twitter上,并稱現在要把Twitter優先發給關注你的人,轉換新用戶成本太高。

  對于如果在國內營銷,他則建議成立“微信粉絲群”。說到這里,孫宇晨情緒明顯高漲,他說:“你們這些做媒體的,在營銷上還是要向微商學習。1萬個人才20個群,從0到1萬太難了,微信會封號,但是不會輕易封群;有了這1萬人,從1萬到10萬,后面就簡單了。”

(文章來源:財經)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九城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