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隱瞞疑似關聯交易 這家公司成最“短命”的科創板申報受理企業

隱瞞疑似關聯交易 這家公司成最“短命”的科創板申報受理企業

中富網快訊:摘要 【隱瞞疑似關聯交易 這家公司成最“短命”的科創板申報受理企業】7月24日,上交所官網顯示,科創板申報企業北京的一家生物醫藥企業諾康達的審核狀態變為終止。上交所相關負責人介紹,此次終止是公司主動撤回申請材料。諾康達的科創板之路止步1輪問詢,是目前最“短命”的申報受理企業。(中國證券報)

  7月24日,上交所官網顯示,科創板申報企業北京的一家生物醫藥企業諾康達的審核狀態變為終止。上交所相關負責人介紹,此次終止是公司主動撤回申請材料。諾康達的科創板之路止步1輪問詢,是目前最“短命”的申報受理企業。

  諾康達成立于2013年7月,注冊資本僅為100萬元,截至2018年4月30日,不到6年的時間,諾康達母公司的凈資產已經突破2.06億元。在諾康達披露的招股書中,一切的財務數據似乎在2018年度都變得極為好看,這背后的深意當然是對科創板的熱烈期盼。

  不過,中國證券報記者查閱招股說明書和工商資料等信息發現,諾康達未及“二輪問詢”便不戰而逃,背后是疑似存在隱瞞關聯交易、虛增營業收入等問題,此外,公司主營業務定位不清晰,研發實力不足等問題同樣明顯。

  上交所此前開展了針對科創板保薦機構的現場督導,中國證券報記者從投行人士處獲悉,諾康達保薦機構德邦證券就在督導范圍之內,諾康達是否關聯交易在督導之下“東窗事發”而主動撤回申請,外界不得而知。

  說不清楚的第二大客戶

  2018年看起來是諾康達幸福的一年。當年,公司營業收入從2017年的2203.02萬元到1.85億元,暴漲740%;凈利潤也從2017年的601.69萬元上升至7757.77萬元,增長幅度高達1189.36%。

  這背后都與一家名為北京亦嘉新創科技有限公司(簡稱“亦嘉新創”)的公司脫不開關系。招股說明書顯示,亦嘉創新2017年和2018年都是公司的第二大客戶,兩年分別為公司貢獻了1391萬元和3770萬元的營業收入,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重為18.57%和20.34%。和亦嘉創新合作是公司業績快速增長的重要原因。

  亦嘉創新確實是一家神奇的公司。中國證券報記者通過啟信寶、天眼查等工具多方查詢,發現亦嘉新2017年4月27日才成立,注冊資本為833.333萬元,實繳資本為383.34萬元,目前參保人數僅為5人。成立后,亦嘉創新立刻與諾康達簽訂了2990萬元大額合同。

  在過去的兩年多時間里,公司法人代表變化無常,從朱殿芝到袁松到李洪瑛到張沖,兩年之內換了四次,與此同時出資人也頻繁發生變更。

  此外,直至2019年1月29日亦嘉新創才增加“醫學研究與試驗發展”經營范圍,同時企業名稱由“北京亦嘉新創科技有限公司”改為“北京亦嘉新創醫療器械技術研究院有限公司”,從公司名稱看其主業是醫療器械,但公司和諾康達的合作是委托諾康達開發仿制藥。

  這種異常情況沒有瞞過科創板審核人員的“火眼金睛”。在一輪問詢中,上交所要求諾康達說明亦嘉新創2017 年4月成立后,即與公司簽訂 2990 萬元大額合同的原因。要求公司結合亦嘉新創經營范圍變為醫療器械,而委托公司經營的仿制藥研發,說明公司與其發生交易的合理性;說明亦嘉新創及其控股股東、董監高與諾康達及其控股股東、董監高等是否存在關聯關系,是否存在其他利益安排。

  諾康達在問詢回復中表示,經亦嘉新創及其控股股東、董監高及深圳奎木確認,亦嘉新創及其控股股東、其他股東、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深圳奎木及其管理的基金的出資人與諾康達及其控股股東、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均不存在關聯關系及其他利益安排。

  諾康達及諾康達控股股東、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確認,亦嘉新創及其控股股東、其他股東、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深圳奎木及其管理的基金的出資人與諾康達及其控股股東、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均不存在關聯關系,亦不存在相互持股、相互兼職、委托或信托持股關系等任何關聯關系或其他利益安排。

  不過,諾康達上述說法值得懷疑。公開查詢獲得的工商資料顯示,持有諾康達12.60%股份的杭州泰然橫欣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簡稱“杭州泰然”),其合伙人中出現了青苗、吳心芬、蘇云桂三位自然人,持股比例分別為2.44%、2.79%和2.37%。

  巧合的是,持有亦嘉創新44.23%股權的深圳奎木的自然人股東中青苗、吳心芬、蘇云桂赫然在列。這顯然與諾康達的說法不符。

  中國證券報記者從投行人士處獲悉,上交所此前開展了針對科創板保薦機構的現場督導,諾康達保薦機構德邦證券就在督導范圍之內,諾康達是否關聯交易在督導之下“東窗事發”而主動撤回申請,外界不得而知。

  道不明的收入規模

  諾康達營業收入高速增長的背后,收入規模與訂單數量的匹配情況也存在疑問。以公司和華中藥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華中藥業”)的業務往來為例。

  招股書顯示,2016年至2018年,諾康達的第一大客戶是華中藥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華中藥業”),諾康達來自華中藥業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370.00萬元、4093.00萬元、4433.55萬元;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重分別為62.19%、54.65%、23.92%。

  諾康達稱,華中藥業2016年4月與諾康達簽訂了1.24億元仿制藥一致性評價開發合同,截至2018年末,諾康達與華中藥業簽訂合同合計2.57億元。公司與華中藥業主要合作仿制藥的開發與布局,2016年-2018年,諾康達來自華中藥業的營業收入合計為9896.55萬元。

  然而,諾康達在回復上交所的問詢函中披露,公司2015年-2018年、2019年1月至4月為華中藥業獲得批件個數分別為:0個、3個、0個、3個、1個。

  在確認較大收入金額的情況下,獲得批件數量較少是否合理,是否存在合同簽訂金額和收入金額不匹配的情況,諾康達顯然沒有向外界說清楚這些問題。

  子公司多陷虧損

  研發實力堪憂

  雖然自身盈利能力看起來完美,但是諾康達四家子公司的經營情況表現堪憂。公司的主要子公司包括北京壹諾、河北艾圣、科林邁德和北京仁眾。

  其中,北京壹諾主要從事藥學中試放大業務,目前正處于建設期間。截至2018年12月31日,北京壹諾總資產為6161.50萬元,凈資產為3477.42萬元,2018年凈利潤為-322.89萬元。

  河北艾圣主要從事特醫食品及醫療器械的生產和銷售。截至2018年12月31日,河北艾圣總資產為2149.01萬元,凈資產為841.90萬元,2018年凈利潤為-242.41萬元。

  科林邁德主要從事臨床業務。截至2018年12月31日,科林邁德總資產為808.72萬元,凈資產為7.14萬元,2018年凈利潤為7.14萬元。

  北京仁眾主要從事化學藥品制劑制造業務,目前尚未實際開展業務。截至2018年12月31日,北京仁眾總資產為0.09萬元,凈資產為-0.11萬元,2018年凈利潤為-0.11萬元。

  諾康達的研發實力也令人堪憂。

  從賬面上看,諾康達具備一家優秀藥物研發企業的多項條件,研發團隊人員充足,研發費用投入比較高,甚至研發人員的薪資水平都大幅高過行業平均水平。

  自2013年成立以來,諾康達的研發團隊規模迅速擴大,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一線研發人員由成立之初的5人快速發展到198人,占員工總人數81.48%。2018年度,同行業可比公司的研發人員平均薪酬為16.17萬元,諾康達為18.86萬元,差異率為16.67%。

  與此同時,近年公司的研發費用占收入的比重接近或達到10%以上,高于同行業平均水平。2016-2018年公司的研發費用金額分別為626.56萬元、832.12萬元及1753.72萬元,2017年及2018年增幅分別為32.81%及110.75%。

  2016年-2018年研發投入占收入比分別為28.44%、11.11%、9.46%,遠高于行業龍頭藥明康德的3.5%、3.94%、4.54%。

  不過,這么多研發投入卻沒有換來足夠的產出,公司目前的發明專利僅有10項,而自主研發方面,公司目前只1個創新制劑處于臨床研究階段,3個項目處于臨床前研究階段。

  在研發的投入產出比如此低下的情況下,諾康達仍然不放棄對科研的追求,此次申報科創板,諾康達擬發行不超過2052萬股,擬募集資金4.37億元,其中89%將用于研發方面的藥學研究平臺建設項目。假若公司登陸科創板,不知道又有多少資金要竹籃打水一場空。

(文章來源:中國證券報)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九城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