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輔仁藥業分紅再次“缺席” 上交所快速出擊直指核心

輔仁藥業分紅再次“缺席” 上交所快速出擊直指核心

中富網快訊:摘要 【輔仁藥業分紅再次“缺席” 上交所快速出擊直指核心】停牌4天后,輔仁藥業(600781)再次“失約”,6000多萬的分紅款仍未到帳。公司回函顯示,截至2019年7月19日,公司及子公司資金總額1.27億元,受限資金達1.23億元,未受限資金僅為377.87萬元,與財務報表的風光可謂天壤之別。而究竟何時才能籌到分紅款,公司公告里“盡力”“盡早”等字眼無疑蒼白無力。(證券時報網)


  停牌4天后,輔仁藥業(600781)再次“失約”,6000多萬的分紅款仍未到帳。

  公司回函顯示,截至2019年7月19日,公司及子公司資金總額1.27億元,受限資金達1.23億元,未受限資金僅為377.87萬元,與財務報表的風光可謂天壤之別。而究竟何時才能籌到分紅款,公司公告里“盡力”“盡早”等字眼無疑蒼白無力。

  資金鏈崩斷、重組壓線達標、實控人股權質押及多輪凍結等,深陷困境的輔仁藥業本就不是市場“白馬”,這次分紅事件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賬面18億資金緣何不翼而飛,公司還有什么沒有水落石出的問題和風險?

  就此,上交所快速出擊,火速發函、直指核心,要求公司充分核實資金安全、主要資產經營業績等并予以詳細披露,同時嚴肅督促公司董監高和中介機構等勤勉履職、認真自查,盡早給投資者一個交代。

  公司前期重大資產重組早有隱憂

  從公司公告的字里行間和前期財報不難看出,下屬子公司的資金問題是導致本次公司難以籌措分紅款的直接原因,而開藥集團作為公司的主要經營主體,和九成以上的利潤來源,則首當其沖。

  事實上,公司前期斥巨資重組注入開藥集團時就引來多方質疑,交易所也輪番發函督促核實標的資產財務真實性,而當時公司和各方中介機構均言之鑿鑿予以否認。

  2015年12月,公司披露重大資產重組預案,上交所就快速問詢標的資產所處行業和經營財務風險;2016年4月,公司披露重組草案后,立即引來各方質疑,上交所隨即發出監管函件要求公司核實開藥集團的業績真實性;同年10月,因公司向證監會提出中止審查申請,交易所又結合媒體報道問詢開藥集團背后投資方的資金壓力;不到一周,上交所又針對媒體質疑,發函要求公司核實開藥集團披露財務數據與納稅申報數據的重大差異,具體說明財務數據的真實性。多番問詢下,公司和中介機構均明確否認。此后,公司于2017年12月完成本次“蛇吞象”式的重組,開藥集團得以注入上市公司。

  監管層再次問詢開藥集團實際業績

  注入開藥集團后,公司合并報表貨幣資金即出現大幅攀升,由2017年三季度末的1.66億激增至2017年底的12.89億元,此后公司合并層面的貨幣資金則一路穩中有升,至今年一季報已經達到18.16億元。伴隨著貨幣資金規模增長的,無疑是開藥集團與業績承諾“恰好”吻合的營收增長。

  年報顯示,開藥集團2017年和2018年分別實現營業收入19.48億元和21.07億元,兩年均擦線完成業績承諾。業內人士指出,漂亮的收入如果沒有同樣漂亮的現金流的支撐,則很可能露出馬腳。因此,假設公司重組標的業績有水分,則不難解釋其賬面資金與實際巨大差異的窘態了。

  再漂亮的報表也有被真相戳穿的一天。近期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實地走訪后,發現開藥集團早已陷入部分生產線停滯、員工欠薪的局面,與看似穩中有升的財報形成鮮明反差。

  就此,交易所也并沒有輕易放過,問詢函專門要求公司充分核實開藥集團的業績真實性,并對大額投資和關聯方往來、是否存在停產情況等事項的具體情況予以詳細披露。

  公司資金實際流向和大股東違規利益侵占是問題焦點

  6000萬分紅款“缺席”的背后,是公司資金狀態成謎,對此公司在回復公告中僅以“尚需進一步核實”一筆帶過。結合其他案例經驗,公司資金不翼而飛除了與子公司財務真實性有關,大股東輔仁集團及實際控制人朱文臣體外負債累累,把手伸向上市公司也是大概率事件。

  此前,申萬宏源在2018年持續督導報告中披露,公司曾在未履行決策程序和披露義務的情況下,為實際控制人朱文臣控制的宋河酒業提供違規擔保。上述事項究竟是個例,還是冰山一角?上交所也是緊盯不放。函件中,上交所就明確要求公司對貨幣資金使用情況、與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的資金往來和資金拆借等事項進行認真自查,解釋資金具體去向,并督促公司和大股東、朱文臣全面核實是否存在資金占用和違規擔保等利益侵占行為。

  公司董監高和中介機構是否盡責需接受拷問

  除了大股東、實控人,原本應該守護上市公司利益的董監高,和充當財務報表看門人的中介機構,恐怕也難辭其咎。董監高方面,其對公司資金的劃轉和使用,有沒有履行應有的監督和保障資金安全的責任?公司存在的重大風險,這么多董監高是真不知情還是刻意隱瞞?

  中介機構方面,交易所前期已經多次要求其核實重組資產財務真實性,身為財務顧問的申萬宏源和審計師瑞華會計師事務所均拍胸脯進行否認。公司重組注入開藥集團后,瑞華連續兩年出具標準無保留的審計意見;申萬宏源除了指出一筆期間違規擔保,也未提示任何風險和隱患。其是否勤勉履職,值得推敲。

  就此,交易所問詢函明確督促各方勤勉盡責。一是要求公司召開董事會,全體董監高立即展開自查;二是督促公司會計師、重組財務顧問等中介機構充分核實并發表明確意見;三是要求獨立董事發表意見,必要時聘請外部機構對有關問題進行核查。同時,上交所明確將從嚴監管,直言對發現的違規行為將予以嚴肅處理。

(文章來源:證券時報網)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九城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