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又有公司踩雷衍生品“穿倉”!巨虧近1個億

又有公司踩雷衍生品“穿倉”!巨虧近1個億

中富網快訊:摘要 【又有公司踩雷衍生品“穿倉”!巨虧近1個億】又一家期貨子公司發生了“穿倉”事件,這次中招的還是大券商私下子公司。7月23日晚間,天風期貨發布一則有關全資子公司天示公司的涉訴公告,其與客戶中拓(福建)實業公司進行期貨市場場外衍生品交易時遭遇“穿倉”,中拓福建公司累計欠款達9115萬元。為追回欠款,天示公司正式起訴中拓公司。(中國基金報)

  又一家期貨子公司發生了“穿倉”事件,這次中招的還是大券商私下子公司。

  7月23日晚間,天風期貨發布一則有關全資子公司天示公司的涉訴公告,其與客戶中拓(福建)實業公司進行期貨市場場外衍生品交易時遭遇“穿倉”,中拓福建公司累計欠款達9115萬元。為追回欠款,天示公司正式起訴中拓公司。

  這也是華泰期貨子公司爆出“穿倉”后的第二起被確認受交易爆倉而牽連的期貨公司,并且兩家期貨公司的違約客戶均指向中拓系公司。相比此前華泰期貨4684萬元的虧損金額,天風期貨此次業務踩雷的虧損面更大。

  另據相關人士透露,華泰、天風之后,仍有公司會陸續中招,此次穿倉事件持續發酵,受害者名單仍在增加。

  期貨公司接連的踩雷事件,無疑也讓期貨公司場外衍生品業務存在的風控不足的漏洞展露無疑。

  衍生品業務踩雷

  天風期貨起訴中拓公司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華泰期貨的爆倉事件影響還未結束,又有期貨公司確認“已經中招”。

  7月23日晚間,天風期貨發布一則涉訴公告顯示,其全資子公司天示(上海)企業管理有限公司(簡稱“天示公司”)與中拓(福建)實業有限公司(簡稱“中拓公司”)進行期貨市場場外衍生品交易,但中拓公司未按照協議約定按時向原告天示公司提交履約保證金,以及在交易結束后拖欠交易價款的情形,構成實質性違約。

  據公告披露,暫計至2019年7月5日,中拓公司累計拖欠天示公司款項共9115萬元。與同時,杭州華速實業有限公司對中拓公司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另據公開資料顯示,杭州華速是中拓公司的控股股東,持股70%。中拓公司成立于2011年,注冊資本1億元。公司經營范圍包括化工原料及產品、紡織品、針織品及原料、金屬材料等。

  為追繳欠款,天示公司一紙訴狀將客戶中拓公司告上法庭,其中天示公司和華速公司均作為被告。天示公司要求,中拓公司支付欠款以及相應違約金,同時華速公司承擔連帶清倉責任,兩家被告公司還需承擔訴訟費、保全費以及保全擔保費等一眾費用。

  天風期貨在上述公告中披露,7月18日,上海金融法院已經正式受理上述訴訟事項。天風期貨表示,司將積極妥善處理上述訴訟,依法主張自身合法權益,避免對公司及投資者造成損失,并根據訴訟進展情況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上述訴訟對公司的生產經營不會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穿倉”事件持續發酵

  多家期貨公司受牽連

  在華泰期貨踩雷事件發生的兩周后,天風期貨也成為了中拓系公司“穿倉”事件的受害者。

  7月9日,上市公司華麗家族發出公告,其參股公司華泰期貨全資子公司華泰長城資本的場外衍生品業務客戶出現爆倉,初步統計損失金額4684萬元。

  據華泰期貨方面顯示,在華泰資本和客戶進行場外衍生品交易時,在在多次發出追加資金通知的情況下,未依據合同約定追加足額資金或有效減倉以縮小風險敞口。故華泰長城資本對該客戶頭寸采取強行平倉操作以釋放風險,但仍造成了巨大的損失。華泰期貨稱,將全力配合華泰長城資本妥善處置風險,加強風險排查和管控。

  公開資料顯示,華麗家族是華泰期貨第二大股東,持有華泰期貨40%的股權。華泰證券是華泰期貨控股股東,持有60%股權。而華泰期貨是目前國內場外業務規模最大的期貨公司,2017年華泰場外期權規模超過1500億元。

  此次穿倉事件的曝光,無疑也引發了行業的劇震。據業內人士透露,華泰期貨子公司的場外業務客戶和上述天風期貨的交易客戶對手方一致,均是中拓(福建)實業有限公司,股東方是杭州華速實業有限公司。

  據期貨公司相關人士透露,此次中拓公司場外業務爆倉,牽連的公司不僅是華泰期貨、天風期貨兩家公司,可能還有更多的期貨公司中招,預計牽連公司數量多達5家以上。

  這也意味著,仍會有更多期貨公司因這筆場外衍生品交易的虧損,而選擇和和中拓公司對薄公堂。

  PTA期貨市場現天量行情

  中拓公司高杠桿爆倉

  實際上,在此次中拓公司爆倉事件背后,更是PTA期貨市場屢屢現出天量行情,造成風險波動過高,而致使場外衍生品交易風險加劇,讓一眾期貨公司發生了巨虧。

  從6月18日開始,PTA1909合約開始出現持倉量和成交量顯著增加的局面,當日成交達到251.7萬手,成交量相比前一交易日增加28%。隨后一個多星期,市場的合約增倉、減倉力度頻繁增加,6月28日成交量達到了545.7萬手。

  7月1日,PTA1909合約暴漲6%以上,但當日成交量卻萎縮至417萬手,多空博弈進入高峰期。7月2日、7月3日整個市場減倉量持續增加。7月4日,市場大幅下跌,PTA1909合約以跌停收盤,并在當天創下成交天量,PTA品種開啟了急漲后暴跌的風險。7月23日,PTA1909合約再度以跌停收盤。截至7月24日,PTA合約價格跌幅2.66%,資金離場的態勢仍在持續。

  上述期貨公司人士表示,由于PTA行情的極端行情頻現,加上期貨公司機構客戶的杠桿放的過高,導致了這起爆倉事件。而造成期貨子公司發生實際損失的核心,在于期貨公司為客戶提供了授信,而當極端行情出現后,風險的出現最終變成由期貨公司承擔,損失也隨之加大。

  據21世紀經濟報道稱,上述穿倉事件爆倉的背后,實際上是各家期貨公司為了拓展場外衍生品業務規模,通過旗下子公司向企業機構客戶提供額外的授信支持,以便后者放大杠桿投資或套期保值,一旦企業機構客戶出現爆倉,那么期貨子公司就會遭遇連帶的授信損失風險。

  2012年起,期貨公司通過設立風險管理公司的方式開展以風險管理服務為主的業務試點,其中包括了場外衍生品業務。經過這幾年的發展,期貨公司場外衍生品的業務規模也開始逐步擴大。2018年期貨公司風險管理公司場外衍生品業務規模達到9406億元。

  在業內看來,場外衍生品交易風險事件發生后,對期貨公司的業務風險控制也給予了警示作用。盡管場外授信模式目前相對比較成熟,但是單一客戶交易規模較大,如果資金出現緊張或極端行情下無法化解風險,風險的暴露很容易傳導至期貨公司,并給公司帶來實際的損失。因此對于市場和做市商而言,建立高效的信用風險預警體系非常關鍵。

(文章來源:中國基金報)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九城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