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科技股引領A股普漲:科創板市值重回5000億 機構爭議變相“T+0”操作

科技股引領A股普漲:科創板市值重回5000億 機構爭議變相“T+0”操作

中富網快訊:

  7月24日,A股市場全線飄紅,不僅科創板25只股票全數收漲,創業板也在科技股的帶動下,大幅上漲1.22%。

  當日,滬深股市總成交額突破4003億元,行業板塊呈現普漲態勢,北上資金一改前兩個交易日的謹慎態度,凈流入20.51億元。

  科創板也不甘落后,繼前一交易日小幅回調后,股票一路走高,收盤時25只科創板個股平均大漲11.39%,平均換手率38.3%,成交額為228億元,與上日基本持平。

  對于A股市場普漲,此前有消息稱或與央行近日密集釋放流動性有關,繼而引發投資人對于“央行降息”的傳聞。

  但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多名機構人士采訪了解到,市場上確實存在一定的猜測,但政策并不明確,大多數投資人對此仍處于觀望態度。

  “全球央行都在降息,有預期不奇怪,但這并不代表會落定,市場本身存在分歧。”7月24日,北京一家大型券商策略分析師受訪時表示。

  同日,太平洋證券策略分析師金達萊則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市場震蕩反彈或與科創板之前的打新資金回流有關。

  “目前看更多是存量資金的騰挪,但是可能會有結構性趨勢的機會。市值整體后續上漲空間還是需要看到流動性更寬松,以及經濟或者企業盈利有觸底好轉。”金達萊說道。

  創業板、科創板齊漲

  7月24日,A股三大股指全線上漲,上證指數漲0.8%,深證成指漲0.99%,創業板指大漲1.22%,其中,創業板指數盤中一度漲1.77%,近2%。

  兩市的成交額也較前兩個交易日明顯放大,從7月23日的3231億元增長至24日的4003億元。

  電子通信板塊無疑是當日最為耀眼的板塊,申萬電子、通信和計算機行業領跑整個A股市場,分別上漲2.33%、2.25%、1.86%%,華為、蘋果產業鏈迎來高光時刻,科技股競相大漲。

  其中,東山精密、聚燦光電、藍思科技等數十只相關概念股漲停。

  “科技股目前看是公募倉位較低的,上漲的阻力最小。另外,科技股中,電子的估值也最便宜,目前歷史百分位30%左右的樣子。”金達萊說道。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創業板和主板市場外,科創板也在經歷第二個交易日的小幅回調后“重振雄風”,漲勢強勁。

  當日科創板25只個股全數翻紅,平均上漲11.39%,企業總市值重回5000億元。

  漲幅最大的福光股份大漲49.36%,盤中一度漲57%創出新高。漲幅最小、流通盤最大的中國通號,也上漲約1.9%。

  榕樹投資有關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直言,第三日科創板股票普漲超出預期。

  “科創板引起了投資者的熱情。在上市前五日不設漲跌停的背景下,科創板股票波動明顯超過主板。這種高波動也吸引了不少投資風險偏好高的投資者。我們作為偏謹慎的價值投資者,暫時不打算參與。”上述榕樹投資人士說道。

  但也有投資人認為,在現有的交易機制和市場關注度下,科創板目前的上漲并非難以預料。

  淳石資本執行董事兼證券投資事業部負責人楊如意就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科創板新股以類似港股、美股的模式上市在國內屬首次,同時不設漲跌停板,僅25家企業,受市場關注度高,這為新股前幾個交易日暴漲創造了很有利的條件。另外,科創板實行T+1機制,這導致前三個交易日,股票沒有充分換手。

  爭議“T+0”操作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近日來,隨著科創板持續“火爆”,部分投資人為了對沖新股波動風險、獲得超額收益,開始“創新”交易模式,實現變相的“T+0”操作。

  其具體操作模式是,投資人在已經建好倉位的情況下,先買后賣或者先賣后買;或者在無底倉的情況下,通過融券方式,先當日買入科創板股票,隨后融券賣出,或當日先融券賣出,然后再買入。

  “科創板不設置漲跌幅,波動太大,這種模式很適合做T的人,融券做T,股票漲跌越大,他們賺錢的概率就越大,目前主流的方式就是找券商要券源,雖然融券成本比較高,但雖然利息到年化15%,(科創板的)股票一天內可能波動超過15%。”7月24日,深圳一家私募機構投資人說道。

  數據顯示,截至7月23日收盤(24日數據尚未披露),科創板首批25只股票兩融余額共計23.86億元,其中融券余額9.27億元,融券余額占比達39%。而在科創板開市首日,融券余額為7.97億元。

  部分科創板個股甚至還出現了融券余額高于融資余額的情況。如心脈醫療23日融券余額達8924萬元,融資余額5565萬元,融券余額遠超融資余額。安集科技、嘉元科技、光峰科技融券余額也高于融資余額。

  但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這種操作模式主要集中于量化基金,也有不少投資人對該操作方式尚存爭議。

  一名資深的個人投資者便指出:“這些巧勁意義不大,(量化基金)在原有原則之上,變相增加了操作的靈活度,創造了更多的交易,跟普通投資人相比對沖了風險,但這與可以反復操作的T+0差距很大,只間接實現了部分功能。”

  此外,這種操作并不具有普適性,對于個人和非量化機構而言,難度較大且危險。

  “首先個人無法融到券,其次沒有底倉融券肯定不受監管部門‘鼓勵’,不是量化機構做價差不會有優勢。第二為了T+0,個人去建底倉,因為有非常高的底倉下跌的可能,不能光看好大的波動性就去玩這個。第三,大幅波動大概率只有這幾天,紅利只有這5天可以吃,現在去做沒有任何意義。”楊如意指出。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九城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