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從電工到30億身家 “松鼠老爹”應該感謝誰?

從電工到30億身家 “松鼠老爹”應該感謝誰?

中富網快訊:

   日前,三只松鼠掛牌深交所創業板,開盤首日漲幅44.01%,市值84.8億元。成立僅五年的互聯網“爆款”三只松鼠不止交出了亮眼的成績單,而且也為創始人和背后的投資者帶來了豐厚回報。若以“松鼠老爹”章燎原(招股書中為章燎源)持有的48.34%股份計算,章燎原個人身家或將達到36.96億元,這同他注冊創業時投入的100萬元相比,其投資收益或翻3396倍。

  做過電工、刷過油漆,賣過山核桃,有著草根情結的章燎原事實上打造了一個零食界的標桿。從上線到2018年,三只松鼠賣出了超70億元的零食,近3年營收年復合增長率達25.82%。是什么造就了三只松鼠如此快速的增長?很多人回答是吃貨的功勞。不過, 這個起于淘寶,長于天貓的互聯網零食品牌,背后最大的功臣應該是馬云的電商平臺。

  不過,在電商紅利被瓜分的今天,依賴電商渠道或為未來發展埋下隱患。做好渠道的布局將是三只松鼠能否再進一步的關鍵點。

  吃貨時代下的休閑零食迎“黃金期”

  隨著人們消費能力提升,健康化需求增強,開啟了本土休閑零食發展的“黃金十年”。隨著行業龍頭三只松鼠的IPO,幾乎可以說整個行業走上了“人生巔峰”。

  商務部發布的《消費升級背景下零食行業發展報告》顯示,2006-2016年的10年期間,零食行業總產值從4240.36億元增長至22156.4億元,增長幅度達422.51%。到2020年,零食行業總產業規模預計接近3萬億元。在互聯網浪潮的助推下,零食電商也開啟了快速增長。《報告》稱,零食品類線上銷售占總理近30%。

  招股書顯示,2016年-2018年,三只松鼠分別實現營業收入44.23億元、55.54億元和70.01億元,凈利潤2.37億元、3.02億元和3.04億元,營業收入分別同比增長116.47%、25.58%、26.05%。2019年一季度公司營收、凈利潤分別為28.68億、2.49億元,分別同比增長27.17%、6.95%。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陳奇俊表示,三只松鼠是典型的互聯網零食品牌。它的誕生和崛起抓住了國內網絡購物的紅利期和風口。因此,有了突飛猛進的業績表現。

  曾經的優勢或成為雙刃

  按業內人士的看法,貼牌輕資產,以及渠道紅利是三只松鼠商業成功的主要原因。但隨著電商時代流量紅利見頂,曾經的優勢或許會變為一種劣勢。對上下游的過度依賴或將對長遠發展埋下隱患。

  首先,代工模式或引發對上游供應商的過度依賴。根據資料顯示,“含羞草”食品公司,在2017年和2019年因食品抽檢不合格被通報;“鴻遠”食品公司,在2018年因生產銷售假冒偽劣產品而被罰款。在兩家公司都被市場監管部門通報的情況下,與三只松鼠的合作依然牢固。兩者都名列三只松鼠2018年前五大供應商,其采購占比超過20%。

  其次,主要營收來自線上,對電商渠道營收依賴嚴重。其中天貓、京東、唯品會等第三方平臺的銷售收入占比較高。2016-2018年,三只松鼠電商收入占營收比重分別為95.46%、93.92%、86.67%。

  此外,阿里巴巴對品牌的扶持重心,早已從淘品牌轉移到傳統品牌、海外品牌、網紅品牌,以及線上線下融合的O2O“新零售”。因此,大淘寶天貓能否繼續投入大量資源扶持,卻在較大“變數”。

  “紅利”見頂強化上下游掌控是王道

  巔峰過后,或許就是下坡路。隨著人口紅利衰退、電商流量紅利減弱,這意味著休閑零食市場告別高增長,休閑零食企業可能進入“大魚吃小魚”的博弈。

  在電商紅利被瓜分的當下,如何擺脫電商渠道的“操控”,做好“線上+線下”全渠道布局,是章燎原和他的三只松鼠需要解決的問題。在過去幾年中,三只松鼠曾一度占到了一個品牌流量的先機,那么今后勢必往線下拓展更多資源。

  為擺脫單一流量渠道,三只松鼠開發了手機App。同時,三只松鼠在全國實際經營的線下體驗店一共53家。盡管同行來伊份和良品鋪子線下店都超過2 000家,但從單店面積、品牌建設等方面來看,三只松鼠體驗店都略勝一籌。

  不過,線下實體店存在商業地產租金、裝修和人工成本高昂等“痛點”,必將導致資金投入大、回報周期長,未來是否盈利、何時盈利、盈利規模等均存在很大不確定性。據了解,三只松鼠這次公開發行股票4100萬股,發行價格14.68元/股,新募集資金達到6.02億元,分別用于全渠道營銷網絡建設、供應鏈體系升級、物流及分裝體系升級。

  看來,章燎原早已為渠道建設做足了資金準備。不過,渠道建設路阻且長,擺在章燎原面前的必然不會是一條輕松之路

(文章來源:通信信息報)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九城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