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商業銀行股權再迎“穿透式”監管

商業銀行股權再迎“穿透式”監管

中富網快訊:

  為充分發揮股權托管作用,規范銀行股權托管行為,提高銀行股權信息透明度與股權管理水平。7月23日,北京商報記者從銀保監會官網獲悉,銀保監會近日印發《商業銀行股權托管辦法》(以下簡稱《辦法》),進一步明確了銀行股權托管方式、規定股權托管基本業務框架、提出未進行股權托管的商業銀行應于2020年6月底前完成股權托管,且股權確權比例不低于80%,銀保監會還透露將建立股權托管機構黑名單,并通過全國信用信息共享平臺與相關部門或政府機構共享黑名單信息,商業銀行股權再迎“穿透式”監管。

  應于2020年6月底前完成股權托管

  2018年初,銀保監會印發了《商業銀行股權管理暫行辦法》,其中明確提出商業銀行應建立股權托管制度。銀保監會有關部門負責人在答記者問時表示,實踐中看,部分商業銀行進行了股權托管,總體上提高了股權管理水平,降低了股權管理成本。但也存在一些不規范之處,如托管機構硬件條件、服務水平參差不齊,部分存在股權“形式托管”現象,未能發揮股權托管的作用。為充分發揮股權托管作用,規范銀行股權托管行為,提高銀行股權信息透明度與股權管理水平,銀保監會組織起草了《辦法》。

  據了解,《辦法》共四章二十一條,分為總則、商業銀行股權的托管、監督管理和附則。從主要內容來看,《辦法》首先明確了商業銀行股權托管方式,規定上市、在新三板掛牌的商業銀行股權托管應按照現有法律法規進行,非上市商業銀行可以按照市場化原則,自行選擇符合條件的股權托管機構。

  《辦法》要求,已經上市的商業銀行(包括在香港地區上市的商業銀行)以及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掛牌股份的商業銀行,其股權托管工作按現有法律法規執行。其他股權已托管的商業銀行應自《辦法》發布之日起,對股權托管機構和股權服務協議是否符合《辦法》規定進行自查;如不符合,應于2020年6月底前完成整改或更換托管機構。確權工作要求方面,銀保監會要求,各商業銀行應在股權托管的同時做好股權確權工作,原則上2020年6月底前股權確權比例不低于80%,2021年12月底前完成全部股權的確權(因特殊情況無法確權的部分除外)。

  將建立股權托管機構黑名單

  《辦法》還進一步規定了商業銀行股權托管基本業務框架。商業銀行應向托管機構完整、及時、準確地提供股東名冊及有關股權信息資料。托管機構應嚴格遵照雙方簽訂的服務協議,勤勉盡責地對股東名冊進行管理,保障商業銀行股權活動安全、高效、合規進行。在強化監管部門職責方面,《辦法》設立專章明確監管部門職責,除了對違反《辦法》規定的商業銀行進行處罰外,監管部門還將建立股權托管機構黑名單,并通過全國信用信息共享平臺與相關部門或政府機構共享黑名單信息。

  上述銀保監會有關部門負責人表示,近年來,部分銀行因公司治理水平較弱出現了一些股權亂象。因此,銀保監會根據《銀行業監督管理法》,從審慎監管角度,要求未上市的商業銀行按照市場化原則將股權托管至依法設立的證券登記結算機構、符合《辦法》規定且不在黑名單中的區域性股權市場運營機構或其他股權托管機構。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董希淼表示,股權托管是加強股權管理,規范公司制度的重要抓手,這次監管發布的措施是對《商業銀行股權管理暫行辦法》的進一步細化和落實,此前監管對銀行股東股權的管理更強調準入資質的管理,而此次監管提出,將股權托管到第三方機構也能夠使商業銀行股權管理更加獨立,不受其他干擾。

  對商業銀行選擇托管機構的條件,銀保監會有關部門負責人介紹稱,應滿足能夠勤勉盡責為商業銀行管理好股東名冊;能夠為商業銀行提供便捷、安全、高效的服務;托管收費能夠做到公開、透明、公允;能夠對商業銀行股權活動進行有效監督,并向監管部門報送商業銀行股權信息。

  完善治理體系理順運作機制

  隨著全球金融體系及統一監管標準的構建,在監管引領與推動下,我國的商業銀行公司治理取得了一定的進展,但在企業融資周轉壓力承大的背景下,銀行股權頻遭轉讓也成為不爭的事實。北京商報記者在“淘寶拍賣·司法”網站上發現,2019年開年截至7月23日,該網站上涉及“銀行股權”的拍賣標的有1818條之多,相較2018年大幅增加,時間線拉長至三年前來看,2016年、2017年、2018年同期這一數據分別為346條、573條、1338條。

  在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黃大智看來,銀行股權頻遭轉讓主要因為 “兩參一控”的硬性指標,使得很多企業被迫轉讓所持有的銀行股權,導致了銀行股權轉讓更加頻繁。其次,經濟下行壓力使得部分企業經營困難,企業破產導致了一連串的資產拍賣抵債行為,由此產生了個人/企業持有的銀行股權被拍賣。

  黃大智表示,股權問題主要存在于中小銀行,特別是農商行,農商行股東集中于農商行內部員工及管理人員,員工持股的模式客觀上增加了農商行“內部人控制”的管理風險。而部分管理人員身兼業務、風控等多個職位的情況也使得風控隔離手段形同虛設。農商行改制時,股權清理不到位、準入不嚴格,自然人股權戶數多且分散,法人股集中度不高,形成一系列的股權治理風險。

  董希淼進一步指出,下一步,銀行業應從股東資質、關聯交易、組織架構、考核激勵等方面著手,完善公司治理體系,理順公司治理運作機制。提高銀行股東門檻,股東應充分考慮銀行作為風險經營機構應盡的義務,避免貪圖分紅或者融資便利等短期行為,杜絕將銀行作為“提款機”。對于銀行或金融控股集團,應重視母公司與子公司、子公司與子公司之間的風險隔離,降低關聯交易風險,防止控股股東的不正當關聯交易。

(文章來源:北京商報)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九城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