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被監管質詢是否串通康得新管理層舞弊 北京銀行稱“是依法合規開展業務”

被監管質詢是否串通康得新管理層舞弊 北京銀行稱“是依法合規開展業務”

中富網快訊:摘要 【被監管質詢是否串通康得新管理層舞弊 北京銀行稱“是依法合規開展業務”】在康得新退市幾成定局的前夜,122億元銀行存款之謎仍未揭開。作為康得新資金存放銀行的北京銀行西單支行,到底扮演了怎樣的角色?7月22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以投資者身份致電北京銀行,對方稱,“無法確定銀行需要承擔什么責任,但可以說我行是依法合規開展業務的。”(21世紀經濟報道)


  在康得新退市幾成定局的前夜,122億元銀行存款之謎仍未揭開。作為康得新資金存放銀行的北京銀行西單支行,到底扮演了怎樣的角色?

  7月19日,證監會要求北京銀行說明康得新聯動賬戶業務的具體情況,并結合上述情況說明北京銀行西單支行是否存在串通康得新管理層舞弊的情形。

  7月22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以投資者身份致電北京銀行,對方稱,“無法確定銀行需要承擔什么責任,但可以說我行是依法合規開展業務的。”

  康得新起訴北京銀行還未立案

  康得新原董事長肖鵬在任期間,曾多次表示將啟動起訴北京銀行的程序。

  在康得新6月6日召開的股東大會上,肖鵬稱,對單一股東有損公司利益的行為,不應該讓全體股東承擔,康得新本身也是受害者。對于北京銀行西單支行122億元存款“歸零”的問題,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未經過公司董事會和股東大會的申請,公司一直在采取措施,目前已取得積極進展,也正根據銀保監會要求補充證據,正在等候法院的裁定,也啟動了起訴北京銀行的程序。

  不過,時隔一個多個月,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康得新7月19日召開的臨時股東大會獲悉,該案并未立案。

  該次臨時股東大會上,有小股東提問:“起訴北京銀行是否還在進行?是否被受理?”

  對此,康得新副總裁邵振江表示,根據目前了解的情況,前任董事會已于2019年6月28日向北京市高院提起訴訟程序,要求法院判定現金管理業務合作協議及現金管理服務網絡加入申請書無效,返還相關歸集資金并賠償由此造成的損失,截至目前為止,公司尚未收到北京市高院的立案通知文件,公司將在收到立案通知文件后及時披露。

  據記者了解,目前康得新中小投資者普遍認為北京銀行在康得新一案中需要承擔責任,正在積極準備材料向監管部門舉報北京銀行。

  從證監會官網7月19日披露《2019年7月12日-2019年7月18日發行監管部發出的再融資反饋意見》來看,監管層已然關注到此案,在發出意見的對象中就包括北京銀行。

  證監會發行監管部要求北京銀行說明ST康得聯動賬戶業務的具體情況,并結合上述情況說明北京銀行西單支行是否存在串通ST康得管理層舞弊的情形,并說明北京銀行存款和函證業務內部控制是否健全,本次非公開發行優先股是否符合《優先股試點管理辦法》第十八條的相關規定。

  北京銀行:依法合規開展業務

  7月22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就上述反饋意見提及的問題致電北京銀行,證券部人士解釋稱,“反饋意見出具的依據是我行正在發行優先股,是證監會在審核期間的一個常規反饋,并不是專門針對康得新事件而發的,我們在整理好相關材料給證監會后,會以公告的形式反饋給投資者。”

  至于在該事件中北京銀行需要承擔何種責任以及后續影響,該人士表示:“承擔責任與否,需要由有關機關來定,我們無法確定最后承擔什么責任。但可以說,我行是依法合規開展業務的。”

  瑞華會計師事務所曾向北京銀行西單支行核對康得新年報中122億元資金余額,銀行回函顯示:“銀行存款該賬戶余額為0元,該賬戶在我行有聯動賬戶業務,銀行歸集金額為122.1億元。”

  如何理解這個銀行歸集金額,北京銀行解釋稱,它是一個現金管理業務,是很多家銀行都在做的一個比較大眾化業務。資金歸集是現金管理業務的其中一種,應該是從大行一直到股份制到投商行很多家都在做的為集團客戶提供資金歸集的一個管理業務。現金管理很多是便于企業之間內部流轉的一些業務。

  記者曾就該問題咨詢過銀行業內人士,得到的回復是,“銀行有可能會有管理問題。但如果是和控股股東簽訂了合同,只要客戶沒有正式申請關閉這個業務,扣劃資金就沒有問題。”

  巧合的是,就在7月18日,康得新更正了2019年第一季度報告部分財務數據,其中就涉及到利息收入數據的更正。

  此前4月30日披露的一季報中,康得新合并利潤表下的本期財務費用發生額為1.7億元,明細科目利息費用和利息收入分別為1049萬元和1.4億元。

  康得新表示,經自查發現上述披露信息有誤,更正后為合并利潤表下的本期財務費用發生額1.7億元,明細科目利息費用和利息收入分別為1.4億元和1049萬元。利息費用和利息收入數據填反了。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九城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