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智美體育(1661.HK)收漲27% 但未來之路依然堪憂

智美體育(1661.HK)收漲27% 但未來之路依然堪憂

中富網快訊:

  7月24日,有著國內馬拉松賽事第一股之稱的智美體育(1661.HK)股價在早盤時點突然放量飆升超50%,躋身成為漲幅榜前列,引發了市場強烈好奇。

  截至當日收盤,智美體育的股價收報0.33港元,漲幅雖然大幅回落但依然有近27%,成交額逾2719萬港元,目前市值為5.26億港元。

  資料顯示,智美體育集團是中國第一家整體上市的體育文化產業運營商,旗下業務涵蓋賽事運營、體育營銷、體育服務和體育傳媒四大板塊,提供賽事籌辦、廣告代理、電視節目制作及發行等服務。在賽事運營方面,智美體育覆蓋了路跑、籃球、羽毛球、自行車等大眾廣泛參與的運動項目,其中智美體育運營的馬拉松賽事最為成功。體育服務方面,智美體服通過體育教育培訓、體育旅游、賽事洐生品、電商、運動康復等方式,打造成熟的賽事消費服務配套體系,目前智美體服已形成若干服務品牌:動樂嘉年華、「8848」超級跑團、青少年體育培訓等。

  在相繼獲得廣州、杭州、長沙三個重要城市的馬拉松賽事獨家運營權之后,2015年,智美體育再次獲得沈陽馬拉松和昆明馬拉松的獨家運營權。至此,智美體育獨家運營國內五大馬拉松賽事。

  智美體育于2013年在香港聯交所上市。上市后的智美一度呈現高速增長態勢,2013年到2014年,智美體育業務收入增長148.7%,不過此后的營收開始逐年明顯回落,而在令人好奇的是,在2015年-2017年的三年間,公司的營收逐年大幅回落,而利潤卻在2015年的超低基數下逐年回升,這背后可能很大程度在于公司的包括人力方面的成本管控上有作出了較大的改變。

  不過,在2018年,這種趨勢被大大改變,2018年智美體育營業收入4.55億元,同比增長22.6%。毛利為1.26億元,同比下降3.67%,股東應占溢利為4637.2萬元,同比大幅下降54.35%。

  據智美體育公告稱,智美體育年內股東應占溢利的減少主要是由于2017年出售已停止經營業務的利得,毛利減少主要是由于賽事運營及營銷的毛利減少及廣告節目及品牌的毛利減少。

  而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公司的扣非歸母凈利潤為虧損0.27億元,是公司上市以來首次錄得的凈虧損。

  據wind數據顯示,智美體育在近幾年的員工人數出現了異常巨大的波動,2015年底公司員工數量從上年度的151人大增至242人,增長了60%,在2017年,該公司的員工總數突然有前年度的210人猛然降低至81人,降幅高達61%,而在2018年,公司的員工總數有突然增至187人,同比增長130%。

  與近幾年該公司員工數急劇波動對應的,是公司的扣非歸母凈利潤呈現同樣較大幅度的相反走勢,這或從一定程度上說明了該公司的人力成本對公司的利潤影響比較大。

  不過,總體而言,智美體育的業績在近幾年間已經確實頹勢盡顯,無論是營收規模還是利潤狀況,都在持續下滑。

  這也能從該公司上市以來的股價走勢上可以看出,該公司上市后直至2014年度的財報期,股價一度大增超過4倍,按照但是股價最高點的8.82港元(不復權)和15.93億股的股本算,公司市值在不到2年內一度增至140億港元。不過隨著公司的業績持續走低,股價也隨之大幅下滑,截至今日,該公司的股價已經淪為仙股,僅有0.33港元左右,市值也還剩下5億港元出頭,與公司曾經巔峰之時,跌幅超過95%,完全已是云泥之別。

  智美體育的業績和股價雙殺,背后無疑是與其近幾年來的主營業務發展出現一定問題有直接關系。

  對于2018年財報業績下滑的狀況,智美方面給出的解釋:“一方面,公司的核心業務廣告代理,由于市場競爭加劇,收入和毛利率出現大幅下降;另一方面,公司2015年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欲致力于打造體育媒體內容和傳播平臺,業務改革期間公司的投入增加,但是改革效果在短時間內難以顯現。”

  但市場似乎并不太認同該解釋,從實際情況看,智美在近幾年的馬拉松體育賽事上屢屢出錯風評走差導致業務發展受阻或是更大的原因。

  根據媒體的報道,智美在近幾年的賽事運營的細節上屢屢爆出各種問題,大大影響了參賽者的體驗,頻頻遭到跑友們吐槽,比如報名官網混亂,經常各賽事亂竄、比賽號碼布和參賽包不匹配、服裝尺碼不夠、拖延開跑時間、賽場補給短缺、賽道提前解禁、賽前發完賽獎牌、賽中指示牌指引不到位、獎金發放拖延等問題。

  尤其在2018年,智美的業務被市場成為“慘遭滑鐵盧”。先是和廣州馬拉松的合作到期,在對新運營權的公開競標中因硬性條件被拒之門外。根據廣州馬拉松公開招標信息顯示,參與競標公司運行的賽事需要獲得國際田聯金標賽事認證。而智美體育運營的賽事曾獲得國際田聯評級的最高等級正是廣馬的銀標。

  緊接著智美和杭州馬拉松也合作到期,公司在公開競標中惜敗阿里體育1億元競標。

  而之后發生的“遞國旗”事件則直接把智美推上了風口浪尖。2018年11月“奔跑中國”蘇州(太湖)馬拉松賽中,中國選手何引麗在與非洲選手爭奪冠軍,遭遇志愿者2次上前遞國旗,但一段時間后國旗竟然從何引麗手中掉落。由于遞送國旗的原因,何引麗跑步節奏被打亂,導致她被非洲選手拉開距離,最終以5秒差距遺憾獲得亞軍,這件事在網絡中引起廣泛熱議。事后,蘇州(太湖)馬拉松被田協取消了年度賽事等級評定資格,作為賽事運營的智美也因此收到田協警告處罰。

  在2018年中,中國田協就“奔跑中國”下發通知,告知各馬拉松賽事組委會,今年將繼續舉辦“奔跑中國”馬拉松系列賽,并在通知中提及“主辦單位沒有授權任何單位和公司運營、執行該系列賽事及承接央視轉播工作”。

  對于田協下發通知,有市場人士猜測,通知雖未提及智美,卻意味著智美或者已經出局。

  失去田協的認證,再加上近2年在賽事運營中犯下的低級錯誤,還讓其失去了CCTV的直播。而除了自身的問題導致業務慘遭滑鐵盧外,另一方面,中國的馬拉松比賽市場不斷有強勢新勢力入場競爭對智美帶來更大打擊。

  實際上,翻看智美體育官網的新聞資訊,可以發現該公司年初至今除了在1月發布的新年賀詞以來,到最新的也就僅有1條新聞更新,內容也只是公司喬遷新總部,并非與其業務發展有關,也就是說截至今日,今年的智美體育還沒有任何業務方面的公司新聞,這與往年每月至少有數條資訊的情況而言,尤顯可憐,而這背后多少也證明了其今年的業務量或存在明顯減少情況。

  智美體育一手打造出的包括《將改革進行到底》、《一帶一路》和《美麗中國》三大主題的《奔跑中國》馬拉松系列賽事IP,在2017年曾獲得了巨大的成功,是智美所擁有的賽事資源中最為關鍵的IP.2018年“奔跑中國”分了三大主題,共28場比賽。其中約三分之二的賽事是智美運營賽事。

  而這一次,田協的一紙公告或多或少宣告了“奔跑中國”的易主,不但意味著智美體育的業務遭受重大影響,同時也意味著市場格局正在重新塑造。

  目前的格局是,隨著中國的馬拉松賽事運營模式逐漸成熟,越來越多的競爭者開始入場搶奪這一塊市場蛋糕,其中不乏有國資背景的賽事運營公司,以及諸如阿里、萬達等資本實力極其雄厚的巨頭。

  據悉,目前中國一線城市馬拉松的運營權,已幾乎盡歸幾大擁有國企背景的公司所有。中奧路跑是中國田徑協會和中體產業集團共同成立的專業化體育賽事運營管理公司,公司目前獨家運營北京馬拉松、廣州馬拉松,此外中奧路跑還和擁有國資背景的武漢體育發展投資有限公司合資運營武漢馬拉松;上海馬拉松運營商是上海東浩蘭生賽事管理,同樣擁有國資背景;廈門馬拉松運營商則是廈門文廣體育,其前身為廈門廣播電視產業發展有限公司。

  而在資本圈,除了已經相對成熟的阿里體育,剛剛赴美上市的萬達體育也是一個非實力的巨頭,其主要有三大業務板塊,包括大眾參與性運動(自有IP)、觀賞性運動(僅代理IP的版權)以及媒體制作及服務(提供支持性服務),體育賽事運營服務涵蓋包括馬拉松在內的各種項目。雖然萬達體育主要營收還是在歐美地區(接近85%),但其包括中國區在內的亞洲區業務必然也是要染指的。

  而萬達體育無論是在業務體量、渠道流量還是資本實力上,對智美體育來說都簡直可以用碾壓來形容,對于智美來說,未來在體育賽事市場上的競爭或許會更加激烈。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九城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