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蘭州特大套路貸案:7個月獲利超10億 雇24家公司催收

蘭州特大套路貸案:7個月獲利超10億 雇24家公司催收

中富網快訊:摘要 【蘭州特大套路貸案:7個月獲利超10億 雇24家公司催收】據一名大學剛畢業進入云馳公司的職員介紹,公司每個組都有罵人威脅恐嚇的,催收人員業績不好,在公司墊底就會被總監責難為何不是使用一些手段,比如冒充律師。他所在組的組長還購買了一個“呼死你”軟件安裝在員工的手機上。(澎湃新聞)

  據一名大學剛畢業進入云馳公司的職員介紹,公司每個組都有罵人威脅恐嚇的,催收人員業績不好,在公司墊底就會被總監責難為何不是使用一些手段,比如冒充律師。他所在組的組長還購買了一個“呼死你”軟件安裝在員工的手機上。

  2019年3月,在王某濤住處,蘭州警方查獲了2400多萬元現金、8套房產資料和8輛車,其中包括兩輛勞斯萊斯和一輛保時捷。

  被抓之前,王某濤構建了一個龐大的套路貸網絡:組建團隊研發了20余款貸款APP,注冊成立23家空殼公司用于放款,與專業的風控公司進行數據對接建立合作,與24家催收公司建立了外包催收關系。

  放貸先收取30%的砍頭息,貸款期限為7天,逾期每天加收10%的利息,利滾利重復計息。逾期不還者,則以電話騷擾、短信轟炸、P圖等多種方式進行催討收賬。

  蘭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隊大隊長趙志軍告訴澎湃新聞,數據分析顯示,王某濤團伙在2018年7月至2019年1月期間,累計放貸113.78萬余筆,循環放貸19.46億元,收回資金則達30.25億元,利潤10.79億元。目前,警方查處了浙江杭州、陜西西安、安徽合肥等地6個放貸、催收窩點,共抓獲嫌疑人216人,刑事拘留203人,案件仍在進一步偵破當中。

”甜兔APP評論區的網友評論截圖

  “一睜開眼就是還錢”

  一段時間里,蘭州人袁雪(化名)每天都想從坑里爬上來,而她越是掙扎,卻發現自己越陷越深,“每天一睜開眼就是還錢”。

  因為做微商,貨物還沒有賣掉,袁雪需要資金周轉,而信用卡還款日又將到期。她需要一筆快錢先把信用卡還上,再看能不能用信用卡套現,把借的錢還上,那時是2018年5月。

  宣稱低息無抵押、放款快,手續簡單,袁雪從網上的一個鏈接點擊進入,隨后下載了APP進行了注冊,上傳身份證照片進行人臉識別,綁定銀行卡,APP自動生成了她可貸款的額度,3000元。她并未細看合同,而確認放款之后APP提示,有高達30%的綜合服務費,也就是借3000元,到手只有2100元,借款期限為七天,逾期違約金10%。一開始袁雪想著能還上,放款確實很快。十幾分鐘后她就收到了2100元的貸款。

  而當她把錢還進信用卡時發現,信用卡已經被凍結了,已無法再套現用來還貸。7天的時間很短,臨近還款日,因為還不上錢,客服人員主動打來電話,向推薦了另一個貸款平臺。

  就這樣袁雪開始拆東墻補西墻,App平臺推薦的、短信收到的、客服推薦的,她陸陸續續在56個平臺上進行了貸款。“我只是想著去補這個窟窿,每天借錢都是在還錢。”袁雪告訴澎湃新聞。

  最多的時候,袁雪一天要還7個平臺的貸款,還了一個平臺之后趕緊去下一個平臺借款。到了2018年8月份的時候,袁雪再也還不上了,陸陸續續40多個平臺開始出現逾期。

”甜兔APP下載界面截圖

  隨之而來的是各種催收電話短信。有打給單位領導的,說袁雪是老賴,欠錢不還,領導找她談話,她就說是自己信息泄漏了;有把P圖照片發給閨蜜、朋友的,裸照、靈堂照片都有,旁邊還配上老賴字樣等等。自己接到的電話更粗暴,袁雪記得,一個女的催收員說,要一天打100個電話,讓她24小時不得安寧,大年三十送花圈到她家。

  至今回想起陷進去的日子,袁雪忍不住委屈:“我沒借錢去揮霍,我只是想從這個坑里爬上來,這個東西一沾就太痛苦了,人不像人 ,鬼不像鬼。”

  袁雪算了筆賬,自己名義上借款80多萬元,而自己要還有120多萬元。

  蘭州個體戶張濤(化名)也有類似的經歷,因為需要預付貨款,加上父親正在住院,網上貸款廣告宣稱的放款快手續簡單吸引了他。從2018年8月開始貸款到12月27日出現逾期,張濤從一個貸款平臺操作到了133個平臺,而在此期間他還拿出了自己從朋友那里借的12萬元用于還款。

  之后催收的短信、電話、P圖像狂風暴雨一樣襲來。有的短信上來就“罵娘”,還稱“不還錢讓你親友都過不了開心年,你記住了這輩子別想抬起頭做人”。

警方押解嫌疑人回蘭州。本文圖片均蘭州市公安局圖

  陰陽APP與陰陽合同

  袁雪和張濤不知道,自己從注冊貸款APP那一刻起,手機里的通訊錄、通話記錄就都被盜走了。催收人員會根據她的通話記錄判斷聯系人與她的關系程度,進而進行催收。

  蘭州市公安局民警李剛告訴澎湃新聞,誰作為主要催收目標,套路貸團伙是會根據通話記錄進行數據分析的,找出你的主要社會關系,家人、閨蜜和朋友往往作為主要的催收對象。

  除了提取手機里的個人信息,為了逃避監管審核,貸款APP在設計上架時就設置了“AB”面。袁雪記得,她曾經下載的一款“甜兔”APP,進去之前,顯示是“甜兔-美味菜譜”,介紹欄里也顯示的是每日菜單精選,做菜教程等等。而注冊之后,APP搖身一變成了貸款平臺。

  李剛介紹,“套路貸”團伙開發了大量的“AB面”APP,在平臺上招來用戶的A面提供做菜、旅游、天氣、閱讀一類功能,B面則暗藏“套路貸”貸款平臺入口。什么時候讓用戶看A面,什么時候切換到B面,只需要后臺一個開關控制。一個APP往往連接著幾十個“套路貸”平臺,“A面用來應付手機應用平臺審核,成功過審之后立即運行B面,進行放貸,‘甜兔’這款應用,既是一個放款的具體操作平臺,也兼有‘推廣超市’的作用。內設有多個鏈接,分別指向一些與之功能類似的應用。表面上看是不同的網貸平臺,但其實背后老板是同一個人。”

  王某濤的商務主管高某供述,他們還會找有資質的網貸平臺或者較大的網貸“超市”進行推廣,在上面掛上自己的鏈接,按自己平臺點擊量或者新增用戶給推廣平臺返利,剛開始是新增一個用戶支付10元,后來變成一個點擊10到15元。

  除了“陰陽APP”,貸款人通過APP簽訂的合同也是“陰陽合同”。以“甜兔”為例,該平臺的貸款人簽訂的實際上是一份“消費墊付合同”,即放貸公司幫貸款人拍下了商品,貸款人需要在期限內還上墊付款。

  李剛介紹,該套路貸團伙放貸通過在第三方支付平臺開設賬戶,以購買充值點卡形式發放貸款,而借款人還款也要通過第三方支付,這樣來往資金融入第三方支付平臺的資金池,而非公司對個人走賬,以此來逃避銀行監管。

張濤收到的催收短信

  風險控制精準“套路”

  蘭州市公安局副局長王俊峰告訴澎湃新聞,在王某濤團伙內部,有著明確的分工:技術部,負責手機APP的研發;市場推廣,負責手機APP在互聯網平臺的推廣、流量接入、梳理貸款人員、審核貸款人資質,及注冊公司用來與貸款人簽訂網貸合同。此外還有專人負責與催收公司日常練習向其分配任務、進行催收考核的催收管理人員,公司化運作。

  王某濤還與多家第三方服務公司合作,著作權登記代理公司為20多個平臺軟件違規辦理著作權證,用于通過各應用商店審核上架;風險控制公司對貸款個人信息、銀行卡信息和銀行卡鑒權公司的鑒權結果進行風險評估,綜合評定貸款人還款能力。

  在王某濤看來,他們之所以能做這么大,是因為風險控制做的好。“借款要先通過公司風控系統審查,比如我們會讀取借款者的通話記錄和通訊錄,如果發現里面有催收公司的電話,就不借了。”王某濤說。

  王俊峰介紹,以前“套路貸”是撒網式的在各個網上平臺無差別散布“低息無抵押快速貸款”信息,等待借款人主動聯系。現在他們大量開發網絡應用,并且用上了大數據分析技術,把獲取到的用戶信息運用大數據模型加以分析,以便精準“套路”,包括貸款額度,也是經過后臺分析確定之后進行發放。

  風險控制還體現在上述“AB面”的APP設計中,給什么人看A面,給什么人看B面,都是根據受害人信息“精確計算”得出的。李剛說,比如,同一個APP,北京、上海和廣州三個地區人下載后只能看到A面,因為這些地區監管相對較強,放貸風險較大。

  催收

  徽云馳企業信息咨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云馳公司)是承接王某濤的催收業務公司之一。據云馳公司的負責人講,他知道所承接的業務,相關貸款平臺都是在放貸款的時候變相收取一部分高額的服務費也就是砍頭息,放貸之后會收取高額利息、高額逾期金來獲得利益,相關費用遠超國家規定的標準。但為了賺錢,他的公司承接了多個平臺的催收業務。

  該負責人稱,他公司的催收業務分為前后兩段,前端一般是到期提醒和逾期一個月以內的,后端一般就是逾期超過一個月的。逾期時間長短決定著催收的難易,相應的催收代理費用也比例不同,一般一個月以內的代理費用為15%,超過之后增至近30%。

  云馳公司的另一名負責人稱,因為公司拿不到正常的銀行貸款外包催收業務,就開始跟沒有放貸資質的貸款平臺合作。另外,和這些貸款平臺合作獲取的傭金也相對較高,這些傭金是公司運作的資金來源。和甲方也就是放貸公司簽約后,甲方會提供其平臺的后臺連接、賬戶及密碼,催收公司的業務員進入后臺能獲取貸款人、貸款人緊急聯系人、貸款人通訊錄好友等信息。貸款平臺每個月會按照外包催收公司的業績進行排名,排名靠后的就會進行末位淘汰。

  該負責人說,為了應付檢查掩人耳目,公司會有有文件規定催收員要合法合規催收。但實際中自己看到,公司的催收員遇到不還款的,會無休止的給通訊錄里的聯系人打電話進行辱罵威脅。

  據一名大學剛畢業進入云馳公司的職員介紹,公司每個組都有罵人威脅恐嚇的,催收人員業績不好,在公司墊底就會被總監責難為何不是使用一些手段,比如冒充律師。他所在組的組長還購買了一個“呼死你”軟件安裝在員工的手機上。

  “這起案件集非法收集公民信息,套路貸、非法經營,催收于一體。”甘肅省公安廳副廳長、蘭州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肖春說,下一步,蘭州公安機關按照公安部關于云劍行動的部署,進一步加大對套路貸活動的打擊防控力度。專案組將深入開展審查取證等工作,查清犯罪資金流向,凍結相關賬戶及資金;凍結、復制服務器數據進行勘驗、取證;繼續深挖擴線,在公安部統一組織下,對關聯團伙進行全面系統打擊。

(文章來源:澎湃新聞)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九城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