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政府的緊日子才開始:上半年全國減稅規模超萬億

政府的緊日子才開始:上半年全國減稅規模超萬億

中富網快訊:

  7月23日,國家稅務總局發布數據顯示,上半年全國累計新增減稅降費11709億元,其中減稅10387億元。

  多項稅費政策綜合作用下,企業稅負水平有所下降,盈利水平相應提高。國家稅務總局監測的10萬戶重點稅源企業數據顯示,上半年單位營業收入稅負同比下降0.6個百分點。

  在經濟面臨下行壓力、疊加減稅降費政策的背景下,地方財政收入增速普遍趨緩。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不完全統計發現,北京、重慶、貴州上半年財政收入出現負增長,上海、湖南等地財政收入增速不到1%,廣東等地財政收入增速低于年初預期。

  不過,也有財政收入繼續保持較快增長的省份,比如浙江上半年財政收入增長了10.3%。

  下半年地方財政收支平衡壓力加大,開源節流成為普遍的做法。從目前各地表態來看,部分省份仍將按照年初預算目標努力完成,部分則在大力壓減一般性支出,部分已經下調了年初預算目標。

  重點稅源企業盈利水平上升

  國家稅務總局數據顯示,上半年超1萬億的減稅中,包括增值稅改革減稅4369億元(其中調整增值稅稅率翹尾減稅1184億元,深化增值稅改革減稅3185億元),個人所得稅兩步改革疊加減稅3077億元,小微企業普惠性政策減稅1164億元,研發費用稅前加計扣除帶來企業所得稅新增減稅878億元。

  今年4月1日開始實施的深化增值稅改革,貢獻了最大的新增減稅額度3185億元,這還只是二季度政策實施的效果。

  全國兩會期間,對于今年2萬億減稅降費,預估減稅會貢獻七成左右,即1.4萬億的規模,減稅中增值稅的減稅是大頭。

  “從上半年實施情況來看,全年減稅規模應該會超預期。上半年減稅規模超過1萬億,貢獻最大新增減稅的深化增值稅改革是從4月1日實施,上半年只執行了3個月,下半年還會減稅6個月,這會放大減稅效應。不過,下半年增值稅翹尾減稅因素會消失,個稅起征點提高的翹尾因素會在10月份后消失,這部分減稅幅度會放緩”,上海財經大學教授胡怡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福建新大陸電腦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徐志凌認為,增值稅稅率下調、研發加計比例提升政策,對企業而言減稅效果比較顯著。新大陸集團是一家以金融POS機、條碼識讀設備業務起家的民營企業。

  徐志凌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增值稅稅率從16%降到13%,集團制造業板塊受益明顯,增值稅稅負率從原來的4.1%降到3.3%左右,企業利潤水平隨之提升。若以集團2018年數據做測算,新稅率下,制造業板塊年度銷售利潤增厚1600萬元左右。

  “研發費用加計扣除比例的提升,能降低公司所得稅稅收負擔,進而提升公司稅后利潤水平。受益于研發加計激勵政策 ,公司逐年加大研發創新投入,近三年(2016-2018)研發投入分別為2.3億、4億、4.8億。”徐志凌表示。

  不僅如此,社保費率下調,有利于企業用工成本的下降。徐志凌表示,他們公司將適度加大研發人才尤其是高端技術人才的儲備力度,為公司戰略轉型提供人才保障。

  國家稅務總局收入規劃核算司司長蔡自力表示,企業稅費成本降低,提升了企業盈利水平。研發費用加計扣除再加力,激勵了企業加大研發投入,將更多資金投入到技術改造中。

  稅務總局監測的10萬戶重點稅源企業數據發現,上半年單位營業收入稅負同比下降0.6個百分點,比一季度降低0.4個百分點。上半年其研發投入同比增長20.6%,比一季度提高2個百分點,比去年同期提高4.5個百分點。

  減稅降費有助于整體經濟新舊動能轉換、企業轉型升級。重點稅源企業數據顯示,上半年高端制造業和裝備制造業新增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9.9%和9.6%,增速處于相對較高的水平,且相較一季度有所加快。

  壓縮一般性支出

  減稅政策形成企業的利好,也造成地方財政的減收。

  7月22日,上海公布上半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僅增長0.1%。數據顯示,上海上半年財政收入0.1%的增速,為2010年月度累計增速的新低。

  上海市市長應勇在向上海市人大常委會報告下半年工作總體考慮時表示,上半年財政收入增長0.1%。主要是兩方面原因:一是經濟增長特別是工業增長放緩,二是減稅降費力度持續加大,預計全年新增減稅降費約1835億元,影響上海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約752億元、10個百分點以上。這就是說,即使今年是零增長,按去年同口徑算也是增長10%以上。

  上海上半年GDP增長5.9%,低于全國平均水平(6.3%)。其中,受汽車產業影響,上海上半年工業增加值下降2.4%。

  作為2018年地方財政收入規模居全國前列的上海,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全國財政形勢——上半年財政收入增速走低,是經濟面臨下行壓力,以及減稅降費政策的綜合結果。

  同為東部財政大省(市)的北京,上半年財政收入則出現了負增長。北京上半年GDP增長6.3%,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則下降2.5%。

  從2017年以來,在疏解非首都功能、減量發展以及房地產調控作用下,北京財政收入增速不高。但上半年財政收入出現負增長,也是近年來罕見的現象。

  北京市財政局數據顯示,北京上半年財政收入雖然負增長,但收入規模仍然超過全年預算的一半,收入進度仍有所提前。之所以出現負增長,主要是減稅效果持續顯現。

  上半年經濟增速領先的中西部省份,財政收入增速乏力的也不少見。貴州上半年GDP增長9%,位居全國前列,但上半年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下降5.4%。

  數據顯示,這是1996年以來,貴州地方財政收入月度累計增速的新低。貴州省財政廳數據顯示,主體稅種增值稅受稅率下調影響,上半年下降4.3%。

  “地方政府民生類剛性支出占比在加大,財政收入增速放緩,會存在支出壓力,以及預算調整壓力。下半年財政支出狀況如何,也要看經濟下行壓力,以及減稅降費政策效應的釋放”,胡怡建指出。

  近期,在貴州省委、省政府在貴陽召開的全省2019年半年經濟工作會議上,貴州省省長諶貽琴在布置下半年經濟工作時,其中就包括要統籌好減稅降費和增收節支的關系。

  應勇在部署下半年工作時表示,做好全年財政收支平衡工作,關鍵要在開源節流上下功夫。根據中央要求,大力壓減一般性支出,把年初已執行的政府一般性支出壓減5%提高到10%以上。嚴格控制新增預算,一律不追加預算,一般不出臺增加當年支出的政策。硬化預算執行約束,嚴格執行經費開支標準和范圍,切實提高預算使用績效。

  財政收入規模最大的廣東,上半年完成地方財政收入約6856億元,增長5.1%,低于年初6%的預期目標。廣東省財政廳表示,展望全年,全省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增長預計呈現緩中趨穩走勢;全省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增長預計呈現前高后低走勢。目前將按照年初預算目標努力完成。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九城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