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美國養老金告急? 或迎退休制度13年來最大變革

美國養老金告急? 或迎退休制度13年來最大變革

中富網快訊:摘要 【美國養老金告急? 或迎退休制度13年來最大變革】“美國人目前面臨退休收入危機,太多人處在退休后沒有足夠收入維持基本生活的危險邊緣。”美國眾議院籌款委員會主席理查德·尼爾(Richard Neal)日前在接受采訪時這樣強調。(每日經濟新聞)

  “美國人目前面臨退休收入危機,太多人處在退休后沒有足夠收入維持基本生活的危險邊緣。”美國眾議院籌款委員會主席理查德·尼爾(Richard Neal)日前在接受采訪時這樣強調。

  就在近日,美國眾議院以417票對3票的壓倒性優勢,通過大幅度改革其退休金制度的議案《Setting Every Community Up for Retirement Enhancement Act of2019》( 又稱 《SECURE Act》)。受訪專家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美國新法案旨在鼓勵提高退休金儲蓄,促進美國企業年金計劃(401K)和個人退休金計劃(IRA)的快速發展,以解決日漸突出的養老危機,并為美國進入超級老齡社會做準備。若此次議案順利通過并成為新法,將給美國退休制度帶去13年以來的最大改革。

  事實上,人口老齡化不斷加劇、養老金“入不敷出”早已成為世界主流國家所面臨的共同挑戰。上世紀70年代開始,各國政府相繼開始了現代養老金制度的探索與改革,試圖通過建立多層次的養老金制度以保障民眾的退休生活。這其中,率先進入深度老齡化社會的部分西方發達國家走在了改革的前沿,成功建立起一套政府(第一支柱)、企業(第二支柱)、個人(第三支柱)責任共擔并可市場化運作的養老金體系,也為發展中國家提供了可參考借鑒的經驗。為此,記者走訪了多位業內權威人士,在探討西方發達國家養老金機制改革的同時,也為我國養老金制度的發展帶來一些思考。

  13年來的最大改革

  4月22日,美國財政部發布的《2019年社會保障和醫療保險受托人報告》顯示,社會保障計劃內的合并信托基金將于2035年耗盡,屆時社保計劃將無法按期支付全部福利。除了基礎社保資金的告急,美國個人養老金儲蓄情況亦不夠樂觀。

  在此背景下,《SECURE Act》以壓倒性優勢通過。美國國會官網顯示,目前該議案已移交至參議院,距離其正式成為法律尚有參議院表決通過、總統簽字兩步。而鑒于早前參議院曾提出過類似的方案但尚未進行投票,有美國分析人士認為,參議院將在調整、統一兩大方案后大概率通過《SECURE Act》。有美國媒體報道稱,新的退休法案有望在2020年前后落地。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該議案所提及的改革方案主要針對美國養老金體系三大支柱:聯邦退休金制度(基本養老保險)、企業年金計劃(401K)、個人退休金計劃(IRA)中的后兩者;《SECURE Act》從五大方面對原有法律的30余項條款進行了修改調整。

  “簡單來說,美國這次主要在做兩件事——擴大第二、三支柱的覆蓋面和強化繳費能力。”中國養老金融50人論壇秘書長董克用向記者分析道。

  首先,從擴大覆蓋面來看,議案主要針對401K,通過降低參與門檻將更多的小企業和雇員納入計劃之中。例如,強化原有的集合計劃鼓勵小企業以聯盟的方式參與401K,同時允許長期兼職員工也可參與。

  董克用向記者介紹道,401K存在的意義不僅是企業養老年金,在一定程度上也可幫助企業留住人才,“同等條件下,愿意為員工繳納年金的雇主自然更有吸引力”。

  “目前美國401K計劃在全國的覆蓋率約為51%,顯然他們并不滿意,要進一步提升。”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就業與社會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楊燕綏說道。

  其次,強化繳費能力,該舉措同時涉及401K和IRA。一方面,通過提高雇主和個人的稅收優惠激勵雇傭雙方多繳費。例如,將401K中員工自動繳費的上限從10%提升到15%,換言之即對企業和個人均再次讓稅5個點。另一方面,放寬了繳費限制,把401K等賬戶的最晚取款年齡限制從70.5歲延后至72歲,以及廢除年滿70.5歲即不能再往傳統IRA賬戶存錢的限制。

  再者,適度放寬了401K賬戶的提前取款條件。記者注意到,其現有法律規定養老金賬戶持有者在遇到重大災害、子女出生或領養、子女教育貸款等情況時,可從賬戶支取一筆費用,議案則將原有的取款條件、金額進一步放寬與提高。

  “這次改革也是美國對1974年《雇員退休收入保障法》和2006年《養老保護法案》的再促進與完善。”楊燕綏評價道。

  若新法案順利落地將給美國退休制度帶去13年來的最大變革。

  “超級老齡”前的布局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法案修改也是美國為應對其步入超級老齡社會之前的重要動作。”楊燕綏強調道。

  董克用則表示,經過四十余年的發展,美國現代養老金制度明確了第一支柱實現“全覆蓋、保基本”的功能,第二、三支柱則是提高其民眾退休金替代率和充足率的關鍵。“因此,在近年來其第二、三支柱增長緩慢甚至下降的情況下,政府開始再次加大力度促進401K和IRA。”

  據美國投資公司協會(ICI)數據,截至2018年12月底,IRA在美國退休金市場的資產總額為8.8萬億美元,較2018年第三季度下降了8.1%。聯合國《世界人口老齡化報告》(1950~2050)和OECD數據則顯示,美國將在2030年進入超級老齡社會。此外,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ederal Reserve)在其對家庭幸福狀況的年度研究中發現,許多美國人并沒有為他們的“黃金歲月”做好準備,只有36%的未退休成年人認為他們的退休儲蓄正在步入正軌,25%的美國人則沒有退休儲蓄或個人養老金。

  可見,本次改革對美國社會意義重大。

  “新法案將是解決美國迫在眉睫的退休危機的一塊重要墊腳石。”美國退休金組織Ubiquity Retirement + Savings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查德·帕克斯在接受CNN采訪時說道。

  楊燕綏進一步稱,回顧美國過去四十余年退休法律的頒布與修改,均是為應對不同階段的經濟社會發展做準備,同時也是不斷通過稅收優惠等激勵政策調整養老金結構、引導民眾從第一支柱向二、三支柱傾斜的過程。

  上世紀70年代末,隨著美國老齡化問題加劇,人均收入的不斷增長,居民儲蓄率持續較低,聯邦退休金制度難以為日益龐大的老年退休人口提供足夠的生活保障,于是包括401K、IRA等在內的私人退休金計劃應運而生。在運作和投資特點上,401K需要個人和雇主共同繳費,并采取信托的投資治理模式,運作時包括受托機構、投資管理機構、投資顧問機構、托管機構等多個主體;IRA則允許個人根據自身的風險收益喜好,自主、靈活地配置資產。

  截至2017年底,美國養老金資產共計31.2萬億美元。其中,公共養老金2.892萬億美元,其余28.302萬億美元均來自由企業年金、個人退休金等賬戶組成的私人養老金部分。

  事實上,從全球養老金體系的發展來看,主流國家幾乎都經歷了從單一公共養老金模式到政府、企業和個人責任共擔的歷程。其中,西方國家較早開啟了建立多層次、市場化養老金機制的探索與改革。以英國為例,其在1980年建立完善了計劃種類多、稅收優惠政策靈活的第三支柱個人養老金制度,并在近年來與第二支柱呈現融合趨勢;澳大利亞議會則在1993年通過相關立法構建了其第三支柱超級年金的監管法規體系。

  楊燕綏指出,從發達國家經驗來看,三大支柱并行且一支柱“廣覆蓋、保基本”,二、三支柱提高退休金替代率、保障退休生活質量是未來經濟社會的發展趨勢。

  “十四五”是中國窗口期

  隨著過去20年我國經濟的快速增長,如今我國養老金制度也走到了改革的十字路口。一方面,中國以快于發達國家的速度與時俱進地建立了以第一支柱為主,第二、三支柱為補充的多層次社會養老金制度。

  聯合國《世界人口老齡化報告》(1950~2050)和OECD數據顯示,中國將在2025年進入深度老齡社會。此外,由于區域人口、經濟發展差異和第二、三支柱起步較晚等原因,我國在現代養老金制度的建設過程中也面臨著較多挑戰。

  針對我國所面臨的部分問題,受訪人士建議,我國養老金制度應從提高度、調結構和擴寬度三方面進行改革。

  首先,加快實現第一支柱的全國統籌。楊燕綏指出,目前我國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并非全國統籌,部分地區之間差異較大,存在經濟發達省份結余較多,而部分人口輸出型省份則需要財政補貼的情況。“因此,應從頂層設計盡快實現基本養老保險的全國統籌。”

  其次,改善三大支柱結構性問題,推進第二、三支柱的發展。目前,我國三大支柱的基本局面仍是基本養老保險獨大、企業年金覆蓋面較小,以及第三支柱試點效果欠佳、政策有待進一步明晰。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全國有8萬多家企業建立了企業年金,參加職工人數為2300多萬人,僅占當年全國參加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人數(40199萬人)的5.72%。

  董克用認為,我國一方面要從觀念上改變——養老三大支柱應不分主次,糾正二、三支柱為補充的理念偏差;另一方面則可在養老金總繳費率不變的前提下,通過適當降低基本養老保險費率、提高財稅優惠為第二、三支柱提供更多的發展空間,最終擴寬第二支柱的覆蓋面并加快促進第三支柱建設。此外,政策可在合適的窗口期將第三支柱產品制改為賬戶制,同時建立起便于個人操作、監管管理和金融機構參與的統一化信息平臺。

  楊燕綏則進一步表示,自由職業者和個體工商戶可直接建立類似IRA的賬戶,讓其以更適合的方式為個人養老儲蓄、投資。

  再者,在設計制度條款時充分考慮民生需求,讓政策制度更加人性化、靈活化。董克用就舉例稱,養老金繳納具備長期性,且被鎖定后難以支取。但這一限制可在適當時候被放寬,例如賬戶持有者在購買其首套房、重大疾病、小孩出生等情況下可提前支取部分費用。“如此,靈活的制度也可吸引更多年輕人的參與。”

  而關于改革的時間節點,楊燕綏則表示,“十四五規劃”期間將是較好的政策窗口期,“我國三大支柱建立的時間均不晚,但發展速度有待加快,最好在‘十四五’期間完成三大支柱的存量改革,用20年的時間完成西方國家40年的工作。”

  養老,資本市場是關鍵

  除了三大支柱齊頭并進發展是未來經濟社會的趨勢外,發達國家的經驗同樣告訴我們,成熟的資本市場也是保障養老金投資健康運作的關鍵。

  董克用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強調,資本市場與養老金有著相互成全的作用。一方面,西方發達國家的經驗表明,多層次、成熟的資本市場為養老金的長期投資提供了健康的市場環境,有益于其保值、增值;另一方面,養老金又如一座巨型的冰川為資本市場提供長期且穩定的資金供給。

  在中國養老金融50人論壇2017國際峰會上,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副會長鐘蓉薩就指出,權益投資作用的發揮以及風險控制,是養老金投資獲取長期回報的關鍵。因為個人養老金具有投資期限長、對流動性要求不高、風險承受能力較高的特征,所以可以利用資金的長期性投資配置于更多的權益類資產而獲取更高的長期收益。短期來看,權益類投資波動較大,收益具有一定不確定性;但是從長期看,股票投資收益是高于債券投資的。

  同時,鑒于資本市場發展程度的不同,各國在養老金資產配置的選擇傾向上也大相徑庭。例如,英美資本市場發展較為成熟,其養老金就更多流向收益較高的權益類市場。有數據顯示,美國401K計劃資產主要通過共同基金進行投資,且其中近60%的資產最終投向股票。相對而言,資本市場完善度不高的日本,其養老金投資更依賴于相對穩健的銀行和傳統保險等渠道。

  “我們既要根據自身情況選擇適時、適當的投資渠道,也要盡快補齊短板,建設、完善多層次的資本市場。”董克用說道。

  此外,他還建議,要重點培訓專業的養老金投資管理機構,“讓專業人做專業事”。

(文章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九城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