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時任董事長違規用章借4000萬元 *ST高升收應訴通知書

時任董事長違規用章借4000萬元 *ST高升收應訴通知書

中富網快訊:

  與北京碧天財富的借貸糾紛尚未理清,*ST高升(000971)再度被卷入民間借貸糾紛,公司于近日收到北京市四中院《應訴通知書》。公司稱此筆4000萬元的糾紛由于時任董事長違規用章造成。

  4000萬元借款公司不予認可

  據*ST高升此前公告,2018年7月,大股東關聯方文化硅谷因資金緊張向自然人董云巍、鄢宇晴分別借款2000萬元,合計4000萬元,借款期限為3個月,協議約定上述借款資金匯至北京文化硅谷的指定銀行賬戶,用于房山數據中心項目建設用款。

  今年1月,*ST高升公告稱,公司通過自查并向大股東及其關聯方核實,暫未收集到公司與上述借款有關的擔保合同文本。根據大股東關聯方文化硅谷提供的《關于董云巍、鄢宇晴借款擔保情況》,公司對上述兩筆借款提供了連帶責任保證擔保。截至公告日,文化硅谷已支付848萬元,尚欠本金3152萬元,欠付利息待結算時確定。

  5月6日,鄢宇晴與董云巍簽訂了《債權轉讓協議》,鄢宇晴基于上述《借款及保證協議》享有對公司的全部債權轉讓給受讓方董云巍。

  昨日,*ST高升公告稱,公司7月19日收到北京四中院出具的《應訴通知書》及相關法律文書。不過,公司隨即在公告中表示,上述《借款及保證協議》系公司時任董事長未經公司審批程序違規使用公司印章所致,該筆借款資金的實際使用方為公司大股東關聯方文化硅谷,公司對該借款事項不知情。公司將積極通過合法渠道主張權利,追究北京文化硅谷承擔債務的法律責任,解決上述因違規使用印章導致公司涉訴的情形。

  律師稱知情與否不影響合同效力

  那么,時任董事長未經公司審批程序便違規使用公司印章對外借款,是否意味著公司不需要承擔相應義務?

  “債務人內部是否就借款事項進行內部審議,并不影響對外借款合同的效力。”對于這筆借款究竟該由誰來還,上海明倫侓師事務所王智斌律師在接受大眾證券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債權人對該筆借款未經債務人內部審議等情形是應知或者明知除外。”

  王智斌告訴記者:“如果不是上市公司,那么只要章蓋上,這合同肯定是有效的,對方是有權利要求公司來承擔賠償責任的。對于上市公司來說,由于上市公司有信披義務,如果借款金額達到了信披的標準卻沒有披露的情況下,借款人沒有看到公司公告,是不是意味著借款人也知道這個事情沒有經過內部審計。具體到本案而言,由于債務人是上市公司,如果該借款事項已達到信披標準且上市公司未予公告,此時,債權人應當有所警覺,在該個案里,債權人是否構成‘應知’,需要經過審理及雙方舉證由法院予以判定。”

  具體來說,本次糾紛的關鍵在于,如果4000萬的級別需要召開股東大會或董事會審議并公告,那么在沒公告的情況下,對于借款人來說,是不是具備審查公告的義務,是不是具備足夠審慎。如果沒有審查公告,那么可以認定為,借款人在知道對方沒有審計的情況下執意簽署的合同。這種情況可能會導致合同無效,但借款方也是有義務返還相應的財產,只是不需要支付利息而已。

  “至于公司時任董事長和公司之間的責任,由公司向時任董事長進行追償,如果產生損失可以向文化硅谷追償。除此之外,第三方收款公司也有義務向公司返還。”王智斌最后表示。

(文章來源:大眾證券報)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九城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