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國旅聯合原董事長通風報信 好友內幕交易虧錢還遭罰款

國旅聯合原董事長通風報信 好友內幕交易虧錢還遭罰款

中富網快訊:

  截至2018年9月17日,兩個內幕交易賬戶的相關交易,“肖衛東”賬面虧損7.45萬元;“張永強”賬戶賬面虧損12.19萬元。

  國旅聯合前董事長的好朋友因內幕交易虧錢了!

  日前,中國證監會吉林監管局披露了一則行政處罰決定書。肖衛東與張永強因內幕交易被處罰,起因是國旅聯合(600358,SH)在2017年的一次資產重組。

  2017年,國旅聯合擬停牌收購新線中視部分股權。在相關信息公開披露之前,國旅聯合時任董事長施亮與肖衛東、張永強接觸。爾后,肖衛東、張永強在停牌前夕,通過自有賬戶大量買入國旅聯合股票。然而尷尬的是,截至2018年,肖衛東、張永強的賬戶不僅虧錢,還要面臨數十萬元的罰款。

  戲劇性的是,肖衛東、張永強可謂真資格“接盤俠”,恰好買在了國旅聯合股價高位,國旅聯合在復牌之后股價就連續暴跌。

  時任董事長的“老熟人”

  拿到上市公司重組內幕消息“美滋滋”,買了之后“虧成鬼”。這兩個倒霉的交易者是國旅聯合前董事長施亮的朋友。

  日前,中國證監會吉林監管局披露了一則行政處罰決定書。肖衛東與張永強因內幕交易被處罰,起因是國旅聯合在2017年的一次資產重組。

  2017年1月初,國旅聯合時任董事長施亮向國旅聯合實際控制人王春芳報告新線中視可以調整估值并承諾利潤,新線中視想和國旅聯合繼續合作。王春芳認為如果估值調低還有業績承諾就可以繼續收購新線中視。

  王春芳是資本市場赫赫有名的大佬級人物,“當代系”掌門人。

  2017年2月13日,國旅聯合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公司擬籌劃重大事項可能涉及重大資產重組”,當日起國旅聯合股票停牌。當年3月14日,國旅聯合發布公告,稱公司擬收購新線中視部分股權并向其增資。

  在內幕消息形成的敏感時期,肖衛東、張永強與施亮頻繁接觸。

  肖衛東和張永強是施亮的“老熟人”,相交多年。2017年1月10日至2017年2月13日期間,肖衛東、張永強與施亮多次通了電話。當時,施亮還和張永強還有一次“飯局”。當年2月初,肖衛東和張永強開始大量買入國旅聯合。

  2017年2月6日、2017年2月9日,肖衛東使用其本人賬戶合計買入“國旅聯合”13.58萬股,成交金額140.5萬元。

  2017年2月3日、2017年2月6日、2017年2月7日、2017年2月8日、2017年2月9日,張永強賬戶合計買入國旅聯合31.16萬股,成交金額317.5萬元。

  內幕交易虧錢還被罰款

  在國旅聯合停牌之前,肖衛東和張永強總算完成了全部建倉。

  重組復牌連續數漲停板,幾百萬元變上千萬元……肖衛東和張永強或許上演這樣的“內心戲”。

  然而國旅聯合在當年4月7日復牌后,先是兩天大跌15%,也許此時還在自我安慰“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但之后股價加速下跌,在6月一度創下6.96元/股的盤中新低。這距肖衛東和張永強建倉時的10元/股左右相去甚遠。兩人傻了眼,原來自己是接盤的“真韭菜”。

  最后的結局是,截至2018年9月17日,“肖衛東”賬戶上述交易賬面虧損7.45萬元;“張永強”賬戶上述交易賬面虧損12.19萬元。

  這還不止,肖衛東和張永強是偷雞不成蝕把米……肖衛東和張永強虧錢之余還要繳納罰款,中國證監會吉林監管局要求張永強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股票,并處以30萬元罰款;肖衛東被處以20萬元罰款。

  “內幕交易行為給投資者造成損失的,行為人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上海新古律師事務所王懷濤律師如此表示。

  國旅聯合是一家旅游公司,不過因為曾榜上“當代系”的名氣,也當過一段時間明星大牛股。

  在“當代系”接手后的一段時間,2016年,施亮曾在當代控股集團的內刊談到了國旅聯合的股價:“當代接手國旅聯合之前,董秘處經常接到的中小投資者電話就是謾罵,諸如你們都是廢物,股價天天橫在3塊錢、4塊錢不動的。當代接手后,通過戰略轉型、增厚現金、處置不良資產等一系列動作,市場給予了充分的肯定,董秘處現在經常接到的中小股民電話就是小心翼翼地討好我們的工作人員,然后打聽還有什么大動作、什么時間停牌、什么時間復牌、能否繼續持有等等,員工的公司榮譽感立馬上升。”

  事實上,從證監會披露的行政處罰書中,多次出現因內幕交易而虧損的投資者。一般來說,內幕交易有信息優勢,提前買入可以“搶帽子”。

  一私募人士告訴記者,像肖衛東和張永強這樣過多關注到重組信息上,反而忽略了標的估值、重組商業邏輯這類價值判斷。在其他投資者看來,有些上市公司高溢價買入的資產沒有那么優質,自然不會去“抬轎”,內幕交易者的虧損也就正常。

(文章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九城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