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阿里“概念股”上市潮涌:紅利與股價能否齊飛?

阿里“概念股”上市潮涌:紅利與股價能否齊飛?

中富網快訊:

  搭上電商快車后,一批品牌正在加速走向資本市場。

  7月23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粗略統計發現,自2017年來,已經有八家入駐天貓的公司上市,另有五家處于上市沖刺或輔導階段。它們當中,最早入駐天貓平臺的在2008年,而大部分觸網已經有九到十年的時間。

  很難完全判定,是否天貓決定了它們的上市速度以及公司發展。但是,可以肯定地說,這批消費品牌是最早嘗到電商紅利的受益者。從2016年掛牌新三板的韓都衣舍,到2018年登陸創業板的御家匯,再到如涵與三只松鼠,眾多根植于淘寶天貓的互聯網原生品牌,在經歷了高速成長后,也已經具備了相當的規模。

  可以說,阿里“概念股”的集中出現,也是中國數字經濟爆發的證明。一系列新公司和新模式也由此催生,成為新的電商基礎設施。不過,上市并不是終點,而是新的賽道。在新零售階段,它們如何找到新的流量和用戶,其營收和增幅如何撐起市值?都將面臨長期的考驗。

  “淘品牌”逆襲

  作為最早起步的零食“淘品牌”,三只松鼠的上市之路走得并不平坦。

  2012年6月19日,三只松鼠正式在天貓上線。2017年3月,三只松鼠第一次申請上市,同年10月,三只松鼠主動提出中止審查;2017 年10月底又提出第二次申請,同年12月證監會以“尚有相關事項需要進一步核查”為由,取消了對三只松鼠上市申報審核。直到2018年6月25日,三只松鼠又進入IPO排隊階段;7月12日,三只松鼠正式登陸A股,首日便大漲44%。

  截至記者截稿,三只松鼠市值已經從上市當天的84億元飆升至165.25億元。

  分析人士認為,互聯網原生品牌生長在線上,優勢在于龐大的用戶量。2010年之后,電商零售額增速,一直領先于整體社會零售總額。淘寶成為了一個幾乎沒有“天花板”的最佳創業場。因此,這批“小而美”品牌運作模式,最先抓住了電商紅利。

  “我們從沒通過線下廣告來進行增長,一直是通過電商平臺潤物細無聲地積淀,公司下面所有的組織架構,都是為整個電商服務的。”三只松鼠電商業務高級運營總監柳浩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還透露,三只松鼠上市第一天,天貓旗艦店就有300萬的訪客,三天共增加了100萬粉絲,預計7月份的銷量增長能超過50%。

  同樣作為淘品牌,韓都衣舍也是從2009年開始做品牌現貨,“多款式、小批量、多批次”及快速反應的供應鏈系統,降低了公司高庫存的風險。2016年,韓都衣舍銷售收入達到14億元以上。乘著電商紅利的東風,韓都衣舍于2016年12月正式掛牌新三板。

  此外,2006年成立的御泥坊和裂帛等互聯網原生品牌,也站上了風口,前者已于2018年在創業板上市;后者正在上市的進程中。

  線上線下融合

  據統計,與阿里巴巴合作緊密的中國黃金、周大生、元祖食品都已上市,溜溜果園、曼卡龍珠寶、祖名豆腐等等也都在籌備上市中。

  電商發展初期的流量紅利,確實幫助其迅速實現了原始積累,短期內收獲高速增長。但是,隨著傳統品牌逐步加大在線上的投入,互聯網原生品牌不可避免地遭受到沖擊。報告數據顯示,淘品牌近三年雖然營收繼續增加,但利潤率逐年下降。具備互聯網基因、生長在數字化土壤里的玩家們,又一次站在了數字化升級的新風口。同時,這也對品牌的內容和互動運營手段,提出了新的要求。

  他們準備如何應對?GXG天貓負責人尤華新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直言,以往是通過人來決定開哪些店賣哪些產品,未來一定會通過數據化,來驅動公司發展。同時,將線上線下網絡結合起來,通過數據智能化去驅動業務模式的發展和業績增長。

  事實上,在過去的幾年里,GXG一開始并沒有與天貓深度合作。在流量匱乏的現實挑戰下,GXG改變了策略。“線下門店和消費者,如何一次又一次地觸達,是品牌最為關注的,現在我們已經打通了線上線下的會員互通。”尤華新進一步補充道,新零售的數據大大提升了品牌和客戶之間的觸達。

  目前,GXG已經開出了87家智慧門店,未來,其線下的2000家門店都將大力推行新零售門店,完全實現線上線下一體化。與此同時,借力互聯網的無界特征,傳統的品牌正在加速向三四線城市下探,拓展新的增量。三只松鼠官方數據透露,在剛剛過去的天貓618,在聚劃算的帶動下,三只松鼠的購買用戶中有將近一半是新用戶。

  何以支撐市值?

  阿里生態構建的“平臺效應”,也將可能影響更多希望換上數字化引擎的傳統企業。從最近出爐的618成績單中,能夠比較清晰地看到,新晉互聯網原生品牌的增長勢頭,不亞于誕生初期的三只松鼠。天貓618期間,美妝新銳品牌完美日記和HomeFacialPro成交額雙雙過億,冰淇淋品牌中街1946和鐘薛高也再次刷新自己的銷量紀錄。

  它們能否成為下一個三只松鼠還不得而知。可以預見的是,越來越多基于阿里巴巴生態的商業模式在走向成熟,以寶尊電商為例,其出現正是“從零到一”的象征。可以說,在淘寶天貓出現之前,中國甚至并不存在代運營(TP)這個生意。

  創立于2006年底的寶尊先后為松下、比亞迪、UGG、匡威、Esprit、GUESS、耐克、I.T和星巴克等上百品牌提供運營服務。伴隨電商在中國突飛猛進,以及中國巨大消費市場對境外品牌的強烈吸引力,寶尊業績飛速成長,終于在2015年上市。

  2018年天貓雙11,寶尊共為160個品牌的天貓旗艦店提供運營服務,在這當中,耐克、飛利浦、松下、ZARA、華為等15個品牌店鋪成交破億,12個品牌成交破5000萬,36個品牌成交破千萬。阿里生態內隨之長出更多商業模式相似的公司,包括凱詰電商、美登科技、喜寶動力等,它們都已在2016年前后上市。

  但是,也并非所有的阿里“概念股”股價都能一飛沖天,如何撐起市值,仍然需要其創造獨特的價值,且能找到增長動力。成立于2001年的如涵,在2014年推出以張大奕為平面模特的第一家淘寶網紅店“吾歡喜的衣櫥”,此后陸續簽約多名網紅,很快通過淘寶內容生態紅利成長起來。然而好景不長,如涵控股在4月5日上市當日股價破發,且一路下跌。截至7月23日,如涵控股的股價已經跌到3.85美元,較發行價下跌近70%,市值為3.26億美元。由于股價重挫,網紅電商模式也飽受質疑。

  互聯網世界從來不是一成不變的,機遇和風口也隨之而動。對此,如涵公關總監兼董事長助理程文強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直言,公司的估值被低估。“在阿里這個平臺上,我們的價值還沒有充分發揮出來。”

  對于和阿里巴巴的合作,他預計未來可能在協作產業互聯網改變上,與阿里云合作,未來發展空間很大。相比之下,三只松鼠在資本市場的狀況,則要樂觀得多。柳浩透露,其內部的目標是做到千億市值,當前還僅僅是一個開始。

  他們一致認為,阿里概念股是很自然的現象,任何技術都會帶來革新。無論渠道和平臺如何變化,零售業人和場的關系都不會改變。物競天擇,使得電商生態還會不斷演進,淘汰出局還是擁抱變化?也將決定這些品牌的未來。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九城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