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人保財險吉林分公司車險新業務叫停2個月 車險新一輪監管來襲

人保財險吉林分公司車險新業務叫停2個月 車險新一輪監管來襲

中富網快訊:

  近日,吉林銀保監局連發7道行政處罰決定書,對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人保財險”)吉林省分公司罰款50萬元,相關責任人罰款51萬元,共計處罰101萬元;同時責令人保財險吉林省分公司停止接受商業車險新業務2個月。

  7月22日,據媒體報道稱,銀保監會已于近期下發《關于加大車險違法違規行為處理力度有關事項的函》,進一步加大車險市場整治和監管力度。業內人士認為,目前整個商車費改還在持續進行當中,未來監管也將持續對市場的違規經營行為進行監管。

  領7張罰單新業務停止2個月

  銀保監會官網7月19日一次性公布了7張行政處罰決定書(吉銀保監罰決字〔2019〕35號、36號、37號、38號、39號、40號、41號)。處罰決定書顯示,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中國人保財險吉林省分公司通過長春市分公司在傭金管理系統對150236筆車險業務的手續費支出進行了人為調整。上述調整造成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吉林省分公司及長春市分公司車險業務數據和財務數據嚴重不真實,同時還造成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吉林省分公司2017年車險業務虛增利潤約2699.95萬元。

  吉林省銀保監局公布7張行政處罰決定書截圖來源:銀保監會官網

  處罰決定書顯示,上述人為調整手續費支出造成業務、財務數據不真實的行為違反了《保險法》第八十六條之規定,依據《保險法》第一百七十條,吉林監管局決定對中國人保財險吉林省分公司罰款50萬元;責令中國人保財險吉林省分公司停止接受商業車險新業務2個月,停止接受新業務的期限自2019年7月22日至2019年9月21日。此外,賀晨、王曙光、屠靜、陳志新、代艷輝、楊寧共六名相關責任人被罰款共計51萬元。

  中新經緯客戶端就該罰單是否會對人保財險吉林省分公司業務造成影響、總公司對分公司虛增利潤一事是否知情等問題發去采訪提綱,截至發稿尚未收到回復。

  據了解,上一次省級分公司被罰停業,還要追溯到2018年2月份,人保、平安、太平三家保險公司的四川分公司被責令車險業務停業3個月。之后一年多來,被監管處罰停業的都是中支公司。而此次為何監管再次下達重罰?

  南開大學金融系教授朱銘來對中新經緯客戶端介紹,過去車險財務出現問題,大多由于手續費比例不合理,因為監管部門對手續費比例有嚴格限制,一些公司為了突破限制,搶奪市場份額,會采取變相回扣、返現或者禮品卡等行為,違反監管有關規定。而這次人保財險吉林分公司是對車險手續費支出調整造成虛增利潤,該事件性質比較嚴重。因為利潤虛報會涉及到公司未來的償付能力,償付能力是監管的最后一道底線,是需要嚴格管控的領域,因此監管對其開出了重罰。

  “停止接受商業車險新業務2個月的處罰毫無疑問會對人保財險吉林省分公司接下來一段時間的經營造成不小的影響。”易觀國際分析師張凱認為,通過此次處罰能夠看出,目前階段,監管機構對于違反相關規定的保險公司的處罰力度還是很大,這也能夠反映出監管層對于推進商車費改、報行合一的堅決態度。

  天眼查數據顯示,中國人保財險吉林省分公司成立于2003年7月14日,法定代表人為賀晨。公司經營范圍為財產損失保險、責任保險、信用保險、意外傷害保險、短期健康保險、保證保險等人民幣或外幣保險業務等。

  監管部門加碼治理車險亂象

  根據銀保監會最新披露的數據,今年1-5月份,財產保險公司共取得原保險保費收入5505億元。從不同險種來看,機動車輛保險保費收入3316億元,占比約60.24%。一位業內人士告訴中新經緯客戶端,我國車險保費收入長期占財險公司總保費的八成左右,對比來看,今年上半年車險保費占比大幅下降,但仍是第一大險種。

  2019年1-5月財產保險公司經營情況表截圖來源:銀保監會官網

  業內人士認為,對大公司的重罰,顯示出監管部門從嚴監管、整治車險亂象的決心,對車險市場的高壓監管態勢將持續。據每日經濟新聞報道,銀保監會已于近期下發《關于加大車險違法違規行為處理力度有關事項的函》,進一步加大車險市場整治和監管力度。具體提出四大要求:

  一、要求各銀保監局對于2019年7月1日后財險公司仍通過虛列業務及管理費違規支付手續費、給予保險合同外其他利益等違法違規行為給予重點打擊。

  二、各銀保監局根據各財險公司今年上半年的費用異動、7月1日至15日保費異動情況和當地車險市場的反映情況,有針對地開展現場調查,重點是帶頭擾亂市場秩序的大公司以及頂風作案的中小公司。

  三、各銀保監局查實財險機構7月1日后未按規定使用報批的車險條款和費率的違法違規行為,依法依規進行嚴肅處理。對于有完整證據鏈或證據清晰的舉報線索,銀保監局應實行快查、快處、快通報,切實增強監管措施的實效性和震懾力。

  四、根據上述要求,各銀保監局應及時將查處情況報送銀保監會財險部,銀保監會財險部將綜合各派出機構查處的財險機構7月1日后發生的違法違規情況、對相關財險公司采取停止省級分支機構或總公司(即全轄所有分支機構)使用商業車險條款費率的監管措施。

  事實上,監管部門從去年起就對車險亂象“開刀”。2018年7月,銀保監會下發《中國銀保監會辦公廳關于商業車險費率監管有關要求的通知》,核心內容是財產保險公司報給銀保監會的手續費用取值范圍和使用規則需要跟實際使用保持一致,即“報行合一”。

  2019年1月,中國銀保監會下發《關于進一步加強車險監管有關事項的通知》,嚴禁未經批準擅自修改或變相修改條款、費率水平;嚴禁通過虛列其他費用套取手續費變相突破報批手續費率水平等。

  各地銀保監局也采取行動規范車險市場,如黑龍江銀保監局召開規范車險市場秩序工作會議,陜西銀保監局聯合陜西省商務廳整治汽車銷售時強制消費者購買機動車輛保險的行為,大連銀保監局建立車險市場分類監管機制,內蒙古銀保監局完善車險非現場監測體系,廈門銀保監局積極推進車險投保實名繳費工作等。

  從今年上半年監管的處罰結果來看,中新經緯客戶端根據銀保監會官網不完全統計,上半年,監管針對保險業共開出381張罰單,其中財險公司領到90余張,涉及虛列費用、財務數據不真實、提供虛假資料等違規原因的罰單數量占比超過一半,尤其不少財險公司因為車險違規被處罰。

  車險同質化競爭亟待解決

  “從監管形勢來看,對規范車險市場經營起到一定效果,消費者也確實獲得了一些實惠,但是也暴露出一些問題。”朱銘來表示,商車費改最核心的特點是費率的市場化經營,每一家公司有自己的風險管控能力,原則上將可以自主定價,體現競爭優勢。最初車險費率是行業費率,都是同質化產品,沒有特色,也沒有競爭的動力,商車費改是希望通過費率的差異和市場化競爭,能夠讓消費者獲得實惠。

  朱銘來指出,但在目前這種競爭環境下,尤其是中小保險公司沒有核心競爭力和特色化經營,相對于大保險公司來說也沒有規模上的優勢,所以其平均成本是要高于大保險公司的,也就意味著大保險公司產生了明顯的競爭優勢,而通過價格競爭將中小公司趕出這個市場,也是我們不愿意看到的結果。

  “未來,隨著整個車險市場的逐漸規范化和定價的逐漸市場化,財險企業還應當更多的從消費者的角度出發,持續優化自己的產品,完善自身服務,降低對于中間渠道的依賴,同時也要堅決根據監管層面的要求進行合規合法的展業。”張凱對中新經緯客戶端表示。

  此外,朱銘來舉例說,在商車費改過程當中,各家公司為了體現競爭差異化,會想盡各種辦法突破手續費比例的限制,比如編制虛假材料等辦法,這就是所謂的“報行不一”,通過各種各樣變相方法進行利益輸送,去突破監管紅線,也就出現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朱銘來認為,未來在監管方面可能還會再做進一步調整,比如加大懲戒力度。

  “銀保監合并之后我們發現,銀行業違規成本動輒幾百萬元甚至上千萬元的罰款,而保險業一般違規成本幾十萬元,百萬元以上的罰款很少,這說明很長時間以來保險行業的違法違規成本相較于銀行而言比較低,這樣也不利于監管落地。”朱銘來認為,目前,一些財險企業還存在變相利益輸送的行為,說明其還有騰挪成本的空間,所以建議從風險管控角度著手,以償付能力作為核心指標,未來監管在費率結構的科學性和合理性還要進一步調整。

(文章來源:中新經緯)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九城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