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一天六起爆雷,7月以來15起違約 債券市場怎么了?下半年房地產債能否穩得住?

一天六起爆雷,7月以來15起違約 債券市場怎么了?下半年房地產債能否穩得住?

中富網快訊:

  一連串的違約之后,債券市場終于等來了一些“好消息”。

  7月23日,中民投稱“18民生投資SCP007”剩余本息已完成兌付;另有媒體報道,東旭集團相關負責人表示,公司已將“16東旭02”的回售和利息資金29.8億元劃轉至中證登結算中心,資金將于25日按時劃轉至投資者賬戶。

  但近期一連串的債券違約事件,在下半年伊始給了債券市場人士一個下馬威。

  數據顯示,截至7月23日,7月已經發生15例實質性債券違約,基本上平均每個工作日都有1起違約,并新增3家違約主體;2019年已有95只債券違約,涉及債券的本金規模超過700億元,新增23家違約主體。

  而隨著融資政策收緊,地產行業的信用狀況開始受到更多關注。

  五天后中民投終于還錢了

  中國民生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本文簡稱“中民投”)23日公告稱,截至2019年7月22日,公司已將“18民生投資SCP007”剩余本息支付至上海清算所指定賬戶,并已于2019年7月23日完成兌付工作。

  資料來源:發行人公告

  “18民生投資SCP007”的兌付風波就此告一段落,雖然過程有些曲折,但總歸是有驚無險。

  7月18日,中民投宣布,“18民生投資SCP007”未按期足額兌付本息。同時,上清所稱只收到該期債券部分付息兌付資金。

  資料來源:發行人公告

  資料來源:上清所官網

  中民投將此前部分本息未及時兌付的原因歸結于“資金劃轉不及時”,但這并不影響該期債券發生了實質性違約的事實。

  這不是中民投第一次發生違約。債務違約,似乎對2019年的中民投來說已成為習慣。

  據數據,1月29日,30億規模的“16民生投資PPN001”債券發生“技術性違約”,后于2月14日完成兌付。

  4月8日,8.5億元的“16民生投資PPN02”未按時兌付本息。

  4月22日,15億元的“18民生投資SCP004”再次發生“技術性違約”,兩天之后完成兌付。

  5月28日,15億元的“18民生投資SCP005”也“技術性違約”了,兩天之后完成兌付。

  公開資料顯示,中民投成立于2014年8月21日,全稱中國民生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曾是被寄予厚望的“中國摩根”,其注冊資本500億元。這家“國字頭”民營公司成立之初,股東陣容豪華,可謂含著“金鑰匙”出生。

  但前期持續快速擴張積累的債務風險,終于在2018年開始暴露。

  一天六起債券違約突然增多

  相比之下,中民投“18民生投資SCP007”的投資者仍算幸運,7月以來,一連串的違約在下半年伊始給了債券從業人士一個下馬威。

  僅是7月22日這一天,就有3家發行人披露了4起債券違約事件:

  宏圖高科宣布,發行規模為7億元的“16宏圖高科MTN001”不能按期足額償付本息,構成實質性違約;

  南京建工被披露其發行的私募債“G17豐盛1”未能按期足額兌付本息、私募債“18豐盛01”未按時付息;

  華泰汽車集團被披露未及時足額劃付私募債“16華汽02”還本付息資金。

  而7月15日,是中國債券史上更是值得關注的一天。這一天,有多達6支債券違約。

  15日,上清所一口氣發布4條通知,全部是未收到相關債券付息兌付資金,涉及發行人中城建、精功集團、勝通集團、康得新。

  資料來源:上清所官網

  數據則顯示,7月15日這一天發生違約的債券實際上達到6只,面值總額為81.14億元。

  相比雷聲不斷的2018年下半年,2019年上半年讓不少債券從業人士都感覺“緩了一口氣”。誰知道,剛進入2019年下半年,債券市場違約突然增多。

  數據顯示,截至7月23日,7月以來已發生15起各類債券違約事件,基本上平均每個工作日都有債券違約事件發生。

  這當中,既有像康得新、三胞集團、中城建這樣的既有違約大戶,也有精功集團、安徽外經、大富配天投資這樣的新增違約主體。

  數據顯示,截至7月23日,2019年以來已有95只債券發生違約,涉及面值總額為709.68億元。

  統計的“廣義違約”,即包括擔保違約、觸發交叉違約、技術性違約、提前到期未兌付等各類寬口徑違約數據顯示,截至7月23日,今年債券市場違約事件已達113起,涉及債券面值總額達到934.57億元。

  統計還顯示,截至7月23日,今年已有已有23家新增違約主體,大多為民營企業,部分為上市公司。

  行業分散民企最慘

  光大證券張旭團隊指出,與2018年一樣,2019年以來,債券違約呈現出三個特征:行業較分散,民企未改善,城投無風險。

  首先,違約主體所處行業較為分散,這一特征與往年一致。

  張旭指出,我國債券市場的違約主體并無明顯的行業規律。自2014年有債券違約事件以來, 28個申萬一級行業中已經有27個出現了違約,違約主體的行業覆蓋度很高。

  其次,民營企業依舊是違約大戶,信用分層的現象比較明顯。今年以來新增違約主體中絕大部分都是民營企業。2014年以來,民營企業也一直是違約主體最多的企業類型(如下圖)。

  最后,城投企業尚未出現公募債券違約事件。

  下半年房地產債能否穩得住?

  由于全球經濟增長放緩,前期債務集中到期,下半年債務違約顯然才剛剛開始。

  一方面,已違約主體的存續債券兌付存在較大的風險。數據顯示,自2014年以來,債券市場共出現131家違約主體,這些發行人中尚有部分存在較多的未到期債券。

  以中民投為例,截至目前,中民投違約債券中尚有“16民生投資PPN02”未有完成兌付的消息。然而,該公司存續債券仍超過百億元,大多在一年內到期或面臨回售。

  另一方面,繼續出現一些新增違約主體的違約事件也不會意外。

  隨著近期融資政策收緊,房地產行業信用風險越發引起關注。

  上市公司財報數據顯示,地產行業成為過去十年以來為數不多的杠桿持續大幅上升的行業。2007年至今,行業資產負債率從60%左右大幅上行至80%,一舉超過建筑行業,在全行業中資產負債率最高。

  2019年二季度以來,房地產行業融資出現了一定的收緊跡象。

  銀保監會5月17日發布“23號文”,重點管控房地產領域融資行為,從前端拿地到后端居民購房融資均嚴格規范。

  7月初,銀保監會約談部分房地產信托業務增長較快、規模較大的信托公司,內容包括控制房地產信托規模、禁止前融業務、通道業務需備案審批等。

  7月12日,發改委要求,房地產企業發行外債只能用于置換未來一年內到期的中長期境外債務。

  華泰證券張繼強團隊指出,近期政策收緊對房企融資的影響主要體現在兩個維度。其一,前端拿地顯著受抑。其二,整個開發過程資金面趨緊。若融資端與銷售端“兩面夾擊”,下半年房企資金面緊張狀況顯著。可能存在以下影響:

  第一,下半年房地產投資的下行速率可能加大。

  第二,房企高周轉策略可能重現。

  第三,房企頭部集中的趨勢可能加快。

  第四,提防部分房地產企業的流動性風險。今年下半年是地產債與地產信托的到期高峰。8月—10月,地產債單月到期量較大;7月起,房企信托到期規模也明顯走高,尤其11、12月到期量大。房企將面臨資金到期考驗。

   中金公司固收研究團隊指出,近期密集出臺的地產調控政策顯示了中央“房住不炒”的調控決心。過去依賴地產加杠桿的模式難以持續,地產調控可能在較長時間維持高壓,房地產企業將面臨銷售放緩和融資收緊的雙重壓力,低資質房企及過去1-2年激進拿地、債務高企的發行人將面臨資金大考,信用風險和利差均將上升。

(文章來源:中國證券報)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九城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