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遼寧首富0元拿下上市公司:曾是超級牛散 救助甘肅首富被踢出局

遼寧首富0元拿下上市公司:曾是超級牛散 救助甘肅首富被踢出局

中富網快訊:摘要 【遼寧首富0元拿下上市公司:曾是超級牛散 救助甘肅首富被踢出局】《財經天下》周刊檢索發現,這幾位頂尖人才幾乎都是碩士或博士,而且在校期間都是“學霸”或“傳說”級別的存在。(財經天下周刊)

  由晉商大佬操持的通化金馬即將易主,瘋狂并購支撐的業績終有破滅的一天。

  7月22日,通化金馬發出公告稱,擬以0元轉讓北京晉商及一致行動人持有的上市公司29.88%股票,接盤的遼寧富豪張玉富將成為上市公司實控人。但前提是他要先幫大股東解除股權質押,為此他將承擔3.2億元債務,再提供25億元現金支持。

  入主上市公司一直是張玉富的夢想。他曾試圖同樣以償債換股形式,收購甘肅首富闕文彬創辦的恒康醫療,但最終沒與債務人達成一致遺憾告終。時間往前撥10年,他還只是受證監會關注的牛散組合成員,不得不以更狂野的方式積攢自己的本金。

  0元實控上市公司

  張玉富出資的0元對價惹人矚目,但他實際充當救火隊員,出資20余億元解救了上市公司的股票質押危機。

  根據通化金馬7月22日公布的《詳式權益變動報告書》,張玉富以0元對價接收晉商聯盟持有的北京晉商96.97%股權,而北京晉商及一致行動人持有通化金馬29.98%股票。因此張玉富實際控制了通化金馬29.88%的股票,成為上市公司實控人。

  除了張玉富,于蘭軍還受讓了北京晉商所持的通化金馬19.66%的股票。根據《財經時報》報道,于蘭軍與張玉富雖無關聯關系,但曾共同現身對恒康醫療的收購中。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晉商擬轉讓給張玉富的通化金馬的1.9億股股票還全部處于質押狀態,需要與質權人協商,因此交易尚有不確定性。為此,張玉富不僅承擔了晉商聯盟的3.2億元債務,還承諾近期向北京晉商提供25億元現金支持。說是“0元購股票”,實際價格超過20億元。

  如不是張玉富出手相救,通化金馬可能難逃股權質押命運。截至2019年6月30日,其大股東北京晉商負債本金合計37.59億元,已到期債務超過27億元,所持上市公司股權全部質押,對應股份市值尚不能覆蓋債務。早在2018年8月,通化金馬就有47.3%股份觸及平倉線,引發股民瘋狂拋售。

  神秘富豪曾是超級牛散

  此次拿下通化金馬,張玉富終于得償所愿。此前他嘗試同樣以“承債式收購”入主恒康醫療,但以失敗告終。2018年10月,甘肅首富闕文彬將所持恒康醫療的42.57%股份,以償債獲股方式擬轉讓給張玉富,占其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99.57%。這部分股權同樣被闕文彬全部質押。

  與這次收購類似,張玉富和于蘭軍當時也需與債權人達成一致。但2019年3月,恒康醫療發出公告稱,張玉富、于蘭軍仍未能與債權人、法院等相關各方達成一致意見“,并且恒康醫療債務情況還在惡化。4月,恒康醫療發了封公告,感謝張玉富”提供的及時幫助,并把他請出了局。

  直到近兩年瞄準上市公司,遼寧富豪張玉富才進入股民視線。他最早為人所知的戰績,是在2010年9月成功發行私募基金“玉富一號”,并注冊成立中元融通投資有限公司。2017年9月,中元融通以現金收購了大連國貿、中海石化等27家公司,據報道總資產超過160億元,一戰成名。

  在2018年10月恒康醫療公告里,張玉富的財富版圖得以展現:他實控中元融通、大連國貿、中水亞田、中海石化等多家公司,總資產截至2017年底已有191億元,凈資產77億元。其下屬的公司現金流充裕、經營狀況良好,并有當地政府大力支持。

  根據《遼寧日報》報道,張玉富早年曾在東北大學任教,20世紀90年代投身資本市場。

  2007年2月,“牛散”劉芳將ST金泰股價從剛過2元拉升到26.58元,連續42個漲停板,引來證監會調查和全國關注。而《南方周末》的文章《趙一系VS劉芳系:造系神話的背后》指出,另一牛散組合“趙一系”正是趙一輝、張玉富和趙一文。

  當時文章認為,比起缺乏投資規律的劉芳,趙一系更瞄準中石化、中石油系統內的回購退市和讓殼重組公司。其操作的S*ST石煉化、吉林化工、S*ST化二、皖維高新,大股東名單都出現了張玉富的身影。

  通化金馬的買買買

  翻開通化金馬年報,人們不得不敬佩它的高成長:從2014年到2018年,營收從2.08億元攀升到20.95億元,翻了10倍;凈利潤從516.56萬元攀至3.31億,4年翻了64倍。

  但高成長的秘密是:北京晉商從2013年入主通化金馬,就斥資數十億元瘋狂并購,買下圣泰生物、源首生物、永康制藥等10余家公司。根據通化金馬年報,其商譽從2013年的0元飆漲到2018年的20.58億元,占總資產的1/3。

  通化金馬是吉林通化的一家老牌藥企,1997年在A股上市,主要產品有壯骨伸筋膠囊、腦心舒、六味地黃丸、天麻丸等。2013年,劉成文家族入主通化金馬,任命女婿李建國為董事長,主導資本運作。

  李建國從政入商,曾創辦九鼎投資,在2011年就管理超過100億元資金。2012年,他作為晉商大佬,還在北京牽頭組建了晉商聯盟,根據新華網報道,可以說是吸納了山西煤老板們的錢,幫助他們轉型。

  入主上市公司后,李建國開始用并購推高業績:買下圣泰生物、永康制藥、雍康藥材100%股權,控股或參股長春華洋等新藥研發企業,拿下上海詩健20.96%股權、買下尚未實際經營的江西豐馬醫藥100%股權、買下安陽源首生物100%股權。

  2018年5月,通化金馬再次公告,擬以21.91億元買下五家醫院的84.14%股權,包括七煤醫院、雙礦醫院、雞礦醫院、鶴礦醫院、鶴康腫瘤醫院。證監會終于忍無可忍,在重組問詢函發出18連問,質疑標的資產的業績差、債務多、擔保訴訟隱患、關聯交易復雜,對收購能否增強上市公司盈利表示懷疑。

  也是在2018年8月,通化金馬發出公告稱,公司股價連續下跌,因此北京晉商及一致行動人的質押公司股票觸及平倉線。按照公告,觸及平倉線涉及4.57億股,占通化金馬所有股份的47.3%。北京晉商不得不找來北京輕工,投資不超過20億元履行質押的補倉義務。

  2019年6月,通化金馬靚麗的財報終于被戳破。其將上一年度收購的源首生物營收2.43億元調減為1158.7萬元,凈利潤4766.75萬元調減為372.95萬元,此外還更改了2017年和2018年的存貨銷售、生產量及庫存量。

  面對證監會問詢,通化金馬干脆稱是2018年季報數據披露錯誤,將第四季度扣非凈利潤從1.28億元下調為3988.29萬元,將第三季度現金流從1.29億元下調為3835.73萬元。這引發投資者憤怒。通化金馬試圖擴大董事長權力、放寬對收購限制的提議又引來證監會問詢。

  至今,靠買買買支撐上市公司業績的肥皂泡已被戳破,通化金馬也無股可押面臨被平倉風險。北京晉商找來遼寧富豪接盤,可謂無奈退出上市公司的最后計策了。

(文章來源:財經天下周刊)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九城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