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民營銀行年薪幾何?去年人均薪酬57萬 超A股城商行近40%

民營銀行年薪幾何?去年人均薪酬57萬 超A股城商行近40%

摘要 【民營銀行年薪幾何?去年人均薪酬57萬 超A股城商行近40%】2018年經營數據顯示,去年,除上海華瑞銀行略有縮表外,其余已開業的民營銀行規模擴張明顯。截至2018年末,17家民營銀行資產規模已合計達6373億元,同比增長88.5%。此外,17家民營銀行在2018年合計完成營業收入超過234億元,除福建華通銀行、吉林億聯銀行錄得虧損外,其他各行均在去年實現了從數百萬到數十億元不等的盈利。(每日經濟新聞)

  自2014年首批5家民營銀行獲批籌建后,截至目前已有17家民營銀行開業運營。其中,最早獲批開業的前海微眾銀行即將在今年底滿“5歲”,最晚取得開業批復的安徽新安銀行也已經歷了一年零八個月的“成長”。

  2018年經營數據顯示,去年,除上海華瑞銀行略有縮表外,其余已開業的民營銀行規模擴張明顯。截至2018年末,17家民營銀行資產規模已合計達6373億元,同比增長88.5%。此外,17家民營銀行在2018年合計完成營業收入超過234億元,除福建華通銀行、吉林億聯銀行錄得虧損外,其他各行均在去年實現了從數百萬到數十億元不等的盈利。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在規模和業績增長背后,民營銀行的人員數量正在穩步甚至快步上升中。從可獲得對比數據的12家民營銀行情況看,除上海華瑞銀行、天津金城銀行去年出現減員外,其余10家民營銀行的人員增加幅度幾乎都在20%以上,有的甚至翻番——這不但與國有大行的減員形成鮮明對比,還遠遠超過同期眾多上市銀行的員工規模增速。

  既然員工數量增長,那么薪酬支出呢?14家民營銀行(未包括溫州民商銀行、江蘇蘇寧銀行、梅州客商銀行)在2018年合計支出薪酬約38.4億元,其中“家大業大”的前海微眾銀行支出額達17.06億元。

  這個數據貌似并不起眼,因為這十幾家民營銀行的薪酬支出加起來甚至還趕不上一家城商行的全年薪酬支出。但如果換個角度,平均到人頭來觀察的話,不難發現,機制活絡、隊伍精煉的民營銀行在人力支出上頗為“大方”。從數據可查的13家民營銀行來看,2018年人均薪酬支出達到了57.4萬元,在相同口徑和計算方法下,與A股12家上市城商行同期平均水平相比,高出約40%。

  民營銀行員工數快速增長

  縱觀民營銀行的年報數據,可以看到,作為新興的金融市場參與者,民營銀行仍處于生長期,其中一個非常突出的表現就是對于人才的持續引進。

  在17家已開業的民營銀行中,至少有14家在年報中披露了2018年末員工數量(暫未查詢到前海微眾銀行、江蘇蘇寧銀行、安徽新安銀行的相關數據),14家民營銀行員工總數達到3986人。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14家民營銀行中,還有12家曾披露過2017年末的員工數量。對比數據顯示,2018年底,除上海華瑞銀行、天津金城銀行員工數量較上年同期略有減少外,其余10家的員工數量均呈現正增長之勢,合計較年初增加1007人,增幅接近60%。

  進一步看,在員工數量呈正增長的這10家民營銀行中,湖南三湘銀行人員增速最快。從2018年初的152人到2018年末的337人,去年一年間,該行人員規模擴充了一倍有余,增幅近122%。

  再看作為三大互聯網銀行之一的浙江網商銀行,其員工規模也在一年間近乎翻倍:2017年末,該行員工人數為377人,但到了2018年末,這一數字已變化為720人,增幅超過90%。這也使得2018年成為該行自2015年5月獲批開業以來員工數量增長最快的一年。

  重慶富民銀行和吉林億聯銀行員工亦有明顯增加。前者從年初253人增加至年末412人,增長63%。后者則從年初175人增至年末284人,增長62%。

  此外,截至2018年末,武漢眾邦銀行、北京中關村銀行、梅州客商銀行、威海藍海銀行、溫州民商銀行、遼寧振興銀行的員工數量也分別較上年同期增加了73人、32人、20人、29人、32人、25人,增幅分別達到38%、31%、30%、20%、19%、26%。

  但從絕對數量上來看,增員最多的無疑是前海微眾銀行。據其2018年年報披露,該行去年聚焦戰略性人才儲備,全年共引進人才684人——這一數字甚至遠遠超越了絕大多數民營銀行的員工總數。

  雖然前海微眾銀行并未在2018年年報中披露具體的員工數量,但據其此前年報披露,2016年,該行引進人才368人,2016年末在職員工達到1047人,同比增長32%。若以此數據為基礎,假設2017年保持30%的增員速度,并結合去年增量來估算,截至2018年末,前海微眾銀行在職員工數量應該已在2000人以上。

  當然,民營銀行員工數量之所以呈現快速增長的特征,與本身基數較小有著密切關系。在14家披露了2018年末員工數量數據的民營銀行中,員工最多的浙江網商銀行不過720人,而梅州客商銀行的員工數量甚至不足百人。Choice統計數據顯示,32家A股上市銀行中,平安銀行去年增員最多,年末較年初增加了2124人,但因為年初基數即已超過3.2萬人,所以增幅并不大,只有6.53%。

  對于民營銀行的員工數量的普遍增長,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董希淼對記者表示,民營銀行作為銀行業中的一支新生力量,發展時間尚短,肯定還需要不斷招人。此外,銀行屬于知識密集型機構,尤其對于互聯網銀行來說更需要大量的專業人才。“人才是未來發展最核心的力量,因為歸根究底,金融科技需要依靠人來發展。民營銀行吸收和儲備人才,對于未來長遠的發展可以起到更好的支撐作用。”

  過半銀行人均薪酬支出逾50萬

  在民營銀行眼中,一位負責大數據風控的人才可以身價幾何?答案是,年薪超百萬。

  日前,有金融獵頭在獵聘網上發布招聘信息,為某民營銀行風險中心尋找大數據風控總經理,工作地點在上海,開出的年薪是120萬~180萬元。招聘信息中強調,招聘方希望人選有中資銀行背景和互聯網公司雙重經驗。

  翻閱更多的招聘信息,可以發現,通過明碼標價招募人才的民營銀行還不少。比如,有的在北京以33萬~46萬元年薪招聘反欺詐系統研發崗,有的在上海以24萬~48萬元年薪招聘高級/資深JAVA工程師,有的在深圳以36萬~72萬元年薪招聘風險建模人員,有的以36萬~72萬元年薪招聘金融產品管理資深經理……

  作為民營銀行,在人力成本方面花費了多少呢?

  湖南三湘銀行在2018年年報中披露,去年該行人工費用為1.54億元,占到了營業費用的60.66%。但多數民營銀行并沒有在年報中單獨披露關于人力成本的具體數據。

  為了一探究竟,記者以“全年薪酬支出=(期末應付職工薪酬-期初應付職工薪酬)+支付給職工以及為職工支付的現金”、“人均薪酬支出=全年薪酬支出÷年末員工人數”作為統計口徑,根據各家民營銀行年報中披露的財務報表數據,計算出了這些民營銀行去年的薪酬支出情況。從企業會計角度來看,這一計算方式可以大致反映出企業當期的人力成本情況。

  由于暫未查詢到溫州民商銀行、江蘇蘇寧銀行、梅州客商銀行這三家銀行的相關數據,因此在17家民營銀行中,目前可以查閱并計算出2018年薪酬支出的民營銀行共有14家。

  數據顯示,這14家民營銀行去年薪酬支出合計約38.4億元。其中,前海微眾銀行的薪酬支出最多,全年超過17億元,這也是唯一一家薪酬支出達到10億元級別的民營銀行。不過,這也不難理解,因為截至目前,前海微眾銀行的人員規模不但在眾民營銀行中一騎絕塵,而且其去年末2200億元的資產規模也已與一家中小規模的城商行相當。

  接著來看人均薪酬支出,上述14家民營銀行中,除了因未獲得前海微眾銀行具體的員工數量無法計算外,其余13家民營銀行的人均薪酬支出各有差異。其中有9家民營銀行去年人均薪酬支出在50萬元以上。這也意味著,在17家民營銀行中,2018年人均薪酬支出逾50萬元的企業超半數。

  進一步看,在這9家“高薪”民營銀行中,人均薪酬支出在50萬~60萬元的有3家,人均薪酬支出在60萬元以上的有6家。其中最高的北京中關村銀行人均薪酬支出甚至超過90萬元。若將13家民營銀行薪酬支出再進行平均計算,2018年的人均薪酬支出約為57.4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華瑞銀行雖然去年末的員工數量較年初減少了25人,但從2018年年報披露數據來看,該行去年的職工薪酬費用并未減少,反而同比增加了1.76%。

  薪酬支出背后,民營銀行采用的是何種薪酬制度?據披露,北京中關村銀行采取基本薪酬、績效薪酬與福利性收入相結合的薪酬結構,在薪酬管理上則按規定計發員工基本薪酬和延發績效薪酬。

  吉林億聯銀行的績效薪酬采用員工個人目標獎金分配機制,員工當年實際薪酬由其目標績效薪酬、公司業績、部門績效及當年員工績效考核結果等因素決定。績效薪酬按年提取,延期支付期限為3年。

  在董希淼看來,要想吸引和留住人才,關鍵是如何運用好市場化手段。他認為,最核心和最重要的一點,是民營銀行要能夠為這些人才創造可以創業和長遠發展的條件和氛圍,讓人才感受到民營銀行發展的前景。其次,民營銀行還可以借助靈活性強的體制機制優勢,建立起市場化的薪酬機制,其中既包括短期的薪酬,也包括中長期的激勵。

  人均薪酬支出高于同業

  與同行相比,民營銀行的薪酬情況如何呢?

  根據Choice數據,以同樣的口徑對國有五大行以及A股12家上市城商行的薪酬支出情況進行統計和計算,得到下述結果:

  上述數據顯示,2018年,在國有五大行中,除了交通銀行人均薪酬支出在30萬元以上外,其余四大行人均薪酬支出均在25萬~30萬元。整體來看,五家國有大行人均薪酬支出的平均值為28.6萬元。

  再來看12家A股上市城商行,2018年人均薪酬支出整體水平高于國有大行,普遍在30萬~50萬元。若將這些城商行人均薪酬支出再進行平均計算,結果約為40.9萬元。

  可見,無論是國有大行還是A股上市城商行,與民營銀行相比,在人均薪酬支出數據上差距明顯。如上所述,從統計的13家民營銀行情況看,整體人均薪酬支出約為57.4萬元,相較國有大行平均水平高出約一倍,相較A股上市城商行平均水平高出約40%。

  “相較于傳統商業銀行,民營銀行的用人機制會更靈活,薪資待遇也會更好一些。”成都杜拉拉人力資源管理有限公司某獵頭顧問對記者表示,在招聘上,民營銀行會選擇與自身的戰略重心契合度更高的候選人,如果是有意補足信息技術類人才,往往希望能招聘到成熟型員工,能夠在入職后立即解決問題。“用通俗的話說,就是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把錢花在刀刃上。”

  值得一提的是,伴隨著高薪引才以及自身戰略定位的愈加明晰,民營銀行經營情況已逐步向好。經營數據顯示,2018年,已開業的17家民營銀行合計完成營業收入逾234億元,除福建華通銀行、吉林億聯銀行錄得虧損外,其他各行均實現盈利。其中,在經歷了兩個完整會計年度的8家民營銀行中,有7家實現了營收、凈利雙增,只有天津金城銀行業績表現不及上年。

  從資產規模方面看,除了上海華瑞銀行去年略有縮表外,其余已開業的民營銀行資產規模擴張明顯。截至2018年末,17家民營銀行資產規模已合計達6373億元,同比增幅約為88.5%。

  相關報道>>>

  有你嗎?50后董秘均酬86萬 70后百萬年薪董秘超200人

  上市或成助推器 西安銀行女董秘薪酬大漲80萬領銜A股同行

  連續三年薪酬超500萬!國泰君安喻健再登金融業最貴董秘鐵王座

(文章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九城娱乐注册